GameRes游资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5673|回复: 3

《清宫Q传》三年开发随记:和有情人做快乐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0-27 22:18: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头图.jpg

文/糖小渣

写给《清宫Q传》即将上线的第51个版本,写给亲爱的渣叔和可爱的小酸奶,写给我们的玩家妹子,和我们阵容庞大的后援团。这不是结束,是新的开始。

一、2017.10.18:黄飞虎和小公主

我对面坐着一个大哥叫飞虎,飞是黄飞虎的飞,虎是黄飞虎的虎。

大哥长得也像黄飞虎,隔桌望去,人高马大,气度非凡。

飞虎的职业是游戏测试,他喜欢玩游戏,游戏是他的工作,也是他的生活。

飞虎喜欢把游戏玩得很高调,所以,整个早晨,一款手游魔性的配音都在办公桌上方飘来荡去,不绝于耳:

“喵喵”、“喵喵喵喵”、“嗯~都欺负我”、“想当娘娘”……

飘得我脑袋嗡嗡作响。

我于是故意地大声问了那么一句:“是谁在玩这么幼稚的游戏?”

他抬头愣了一下。同时,手机里的游戏飘出一声与严肃的工作氛围格格不入的欢呼:“萌萌哒小公举就是我啦!”

嗯,是你,是你,我早就看出来了。

那一刻不少人以为我不高兴了,毕竟我从小就是方圆百里之内脾气最好的刺儿头。

可我压根也没有不高兴,相反,我激动得很。

因为我从来也没想过,有一天我会看到一条活生生的大汉整日沉迷这款手游不能自拔,有那么一瞬间,我觉得我的人生都圆满了。

哦,忘了说,这游戏的名字叫《清宫Q传》。

而偏巧不巧,我就是这款游戏的制作者之一。

还没介绍,我叫小渣,小公举的小,小渣渣的渣。

1.jpg
《清宫Q传》第51个版本首屏

二、2014:妹子游戏

《清宫Q传》不是个新游戏,它于2014年8月上线,第二年,我拿它充了我的毕业设计。

那时,我还是个极不专业的策划,现在,已经可以说是个很扯淡的美术了。

和我一起在这三年时间里完成了清宫50个版本的战斗伙伴叫胡萝卜,专注写bug三十年。

胡萝卜是他给自己起的外号,原因是,胡萝卜是我生平最讨厌的食物,我夸他:你真是个一点也不拧巴的人。

年龄使然,我和《清宫Q传》里的玩家姑娘们,都亲切地叫他胡萝卜叔,或者,渣叔。

2.jpg
《清宫Q传》历史版本记录

3.jpg
《清宫Q传》开发组:我和渣叔

那个时候,《清宫Q传》长这样子。

4.jpg
2014年上古版本《清宫Q传》:游戏界面

5.jpg
2014年上古版本《清宫Q传》:游戏结束

6.jpg
2014年上古版本《清宫Q传》,对了,那时候它还叫《甄小环传奇》

7.jpg
2014年上古版本《清宫Q传》:关于

8.jpg
2014年上古版本《清宫Q传》:帮助

9.jpg
2014年上古版本《清宫Q传》:推荐了曾经做过的小游戏

10.jpg
2014年上古版本《清宫Q传》:点我开始游戏

11.jpg
2014年上古版本《清宫Q传》,后来被弃掉的封面

这款笼罩着2048光环的小游戏有幸吸引了我们的第一批玩家,当时的玩家评价分为两派,妹子一水儿说“好”,汉子一水儿说“瞎”。

渣叔有点焦急:怎么办?

我说咱耗着,等说瞎的都弃坑,剩下的就都是好评了。

渣叔一个劲儿夸我聪明。

所以,两个月以后,游戏里的小伙儿被“杀”得片甲不留,《清宫Q传》成为了一个名副其实的妹子游戏。

但是,凡要成就千秋伟业者,必会遭到无数质疑和曲解的目光。

比如有天有个做独立游戏的哥们跑来找我:听说你们是搞妹子游戏的?给我玩玩呗,我最爱玩妹子游戏了,什么尾行系列、欲望格斗、欲望之血、性感沙滩……

在他说完这句话之前,我默默拉黑了他。

当然,在这段日子里,《清宫Q传》也为我们带来过小小的惊喜。

毕业前夕有天在操场补体育课的学分,不留神发现个妹子坐在看台上把当时简陋极了的《清宫Q传》玩得津津有味。

我一点也不刻意地从她面前走过去四五次,指望着能和她搭上话,要是运气好,没准儿还能吹个牛。

五分钟之后妹子果然抬起头,温柔又关切地问我:“同学,你在找什么?是不是丢东西了?”

我镇定地走开。

所以你看,即使做了这款游戏我们也没什么不同,我还是我,一个孤独的小渣渣,渣叔还是渣叔,一个面对电脑屏幕,就能地老天荒的程序猿。

三、2015-2016:作小妖和作大死

有天我和人说:开始做清宫的时候,我不懂游戏,也不会画画,如今把清宫Q传每个版本列出来,就能清晰地看到我的成长史。

那人很不解风情地说:你看,你成长用了整整三年那么长。

我极不服气地反问他:你以为我们这三年只做了一个清宫吗?

他被我说服:对哦。

回到家我和渣叔算了算,除了做清宫,我这三年还吃了三千多顿饭,睡了一千多个觉,和渣叔一起搞了几个半成品项目,还写了几篇不入流的文章。

也算是成果颇丰了。

其实做独立游戏是个挺不容易的的事,从我们意识到这件事起,就再也没跟着大流去调侃过谁的游戏换皮骗氪、谁的游戏赔了钱。

没有什么比完成一款方向靠谱又考虑成熟的产品更困难,不是吗?

《清宫Q传》时代的第一年过得很快,原因不是高效,而是疏懒。

归根究底全因了一件事:那个时候我们谁也不指望着靠做游戏养家糊口。做游戏,不过就是茶余饭后的消遣娱乐,不专业,但是情怀满满。

情怀过剩的结果就是轻易做出无脑决定,2015年夏天,我们从兼职游戏开发者,变成了正经八百的全职开发者。

当时的我们并没有体会到什么有关于生存的危机感,都怪有两位前辈语在向我俩传递经验的时候重心长地如是说:说实话,游戏行业的西北风,是很好喝的。

2015年年底,中国区1元下载在AppStore悄然流行。为了改善伙食,我们把《清宫Q传》改为了1元付费。

那个时候,我们已经为《清宫Q传》添加了一些新的关卡和功能。15年的它是这个样子。

12.jpg
2015年版本《清宫Q传》:引入神魔,神魔展示界面

13.jpg
2015年版本《清宫Q传》:做了一半的“甄嬛大战华妃”

14.jpg
2015年版本《清宫Q传》:新神魔解锁

15.jpg

2015年版本《清宫Q传》:新添加的新手引导。在功能简单的时候,新手引导这件事,并不困难。

16.jpg

2015年版本《清宫Q传》:拼拼凑凑的新首屏,会自动昼夜变幻。目的是希望它拥有更多的游戏性

沾了1元下载的光,《清宫Q传》毫不费力地登上了AppStore付费榜总榜的前20名,一呆就是大半年,在这段日子里,玩家数量骤然增加。

17.jpg
付费总榜18名

有一天我收到一条微博私信,一个姑娘用《清宫Q传》截图印制了一批精美的小书签,她一张一张拍照给我看,挺兴奋地告诉我哪个是华小妃,哪个是眉小庄,我津津有味听她讲了半天,就好像自己从来也没见过这游戏一样。

当时我和渣叔一个没想开,诞生了一个作妖的念头——做游戏周边

做周边很麻烦,我不懂印刷规格,也没有周边经验,找淘宝店又不放心。怀揣着这么种敝帚自珍又跃跃欲试的态度,我找到了一家快印店。

三天以后,第一批周边出炉了。

18.jpg
《清宫Q传》:眉小庄书签

19.jpg
《清宫Q传》:华小妃卡片

20.jpg
帮妹纸们集齐全套

我们在《清宫Q传》里添加了一页推广周边的插屏广告,同着一次版本更新丢上了AppStore。第一天周边很争气地卖了三千块,算一算,扣掉成本还剩一半。

21.jpg
当时的广告页

整整一周的时间,我们与买家妹子你来我往、打包发货,和快递公司费尽口舌。

第二周,我脑子一热,迫使渣叔把一台极其低效的二手热转印机器扛回家,附带着商家赠送的20个马克杯和40个鼠标垫。

临走前老板如释重负地冲我俩咧嘴一笑:祝你们创业成功啊。

那天,风把这家小店门口印着“转让”字样的打印纸吹得飒飒作响,我看了看扛着热转印机满头大汗的渣叔,只觉得后背有点发凉。

实则这台其貌不扬的热转印机不算坑爹,和它的上一位主人一样敦厚温吞,印个手机壳,预热、打印、转印,需要四五十分钟,成功率不足70%,印出来的东西,长这个鬼样子。

22.jpg
新鲜出炉的《清宫Q传》手机壳

更可怕的是,它卖得还不错。

我和渣叔不得不因此开始周而复始、枯燥无比的体力劳动。

终于,一个月后的某一天,一个玩家妹子一批30个手机壳的大单成为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我冷静地对她说:很抱歉,我们不卖了,多少钱也不卖了。

身后的渣叔递给我一个肯定的眼神。

做出这个决定只用了一秒,毕竟,我们立志要做很专注、很正经的游戏开发者,绝不能为五斗米折腰。

一件值得一提的有趣小事是:当我们将制作周边当做单纯的业余爱好之后,周边的品质反而得到了质的提高。

23.jpg
后来我们自娱自乐的HelloMeow小周边

半年以后我们把这段经历讲给游戏谷的CEO听,他告诉我们:你们这样是好的,不择手段让你的团队生存下去,是种值得肯定的优良品质。

2016年夏天,版号新政席卷手游圈。

我和渣叔于是暂停了手里一款尚在开发的游戏,开始着手《清宫Q传》的版号办理,几个月时间,一边开发新游戏、一边和版号代办矫情。

整个过程一波三折,不论如何,《清宫Q传》的版号还是在冬天来临之前如约到来,我为此专门写了篇文章,分享了版号办理流程。

当然,现在看来,这篇文章的内容还是有许多疏漏的。

有版号和没版号果然不一样,闪屏之后加个版权页,逼格立马提升,怎么看都像是从草根开发者升级成了正规军。

24.jpg
用《清宫Q传》如今的版权页充个数

为了不辜负这来之不易的版号,我和渣叔决定为《清宫Q传》做一次彻头彻尾的大改版。

毕竟,生命在于折腾,对吧。

于是,《清宫Q传》变成了这个样子(它和目前商店里的版本极其接近):

25.jpg
2016年《清宫Q传》:新首屏

26.jpg

2016年《清宫Q传》:添加了冷宫死得快模式

27.jpg
2016年《清宫Q传》:添加了大地图,萌萌的小人都可以点击哦

28.jpg
2016年《清宫Q传》:新菜单

29.jpg
大地图一角,萌萌的小人有自己的故事

画面更丰富了,更乱了,也更瞎了。

由于功能已然太多,而能力尚有欠缺,这个版本的新手引导极其不完善。

我们为它添加了配音,起初的配音是某天深夜我躲在房间里用变声软件录制的,后期则陆陆续续收到了玩家妹子们的配音投稿。我也曾写了几条台词递给渣叔,渣叔打死也不愿意尝试。

30.jpg
一部分配音文案

实则该版本最大的改动与上述内容无关,引发了巨大争议的更新内容在于:

1.我们提高了过关难度,并且为游戏关卡添加了三种辅助过关的道具,商店和充值便成了必不可少的“配套设施”。

2.我们砍掉了原先可付费解锁的神魔玩法。

31.jpg
2016年《清宫Q传》:简单粗暴的充值

32.jpg
2016年《清宫Q传》:粗暴直接的商店界面

这次版本开发,我们俩足用了一个月,它上线的那天我和渣叔都很高兴,因此压根也没有太去关注该版本内的另一个严重问题:

在更新以后,所有老玩家的数据,都会被清空。

这死,我们作得太漂亮。

于是后面连续两周的时间里,还来不及为《清宫Q传》收入连翻数倍而高兴,我和渣叔便开始了我们的职业客服生涯:

从早到晚忙于向玩家解释、通过KTplay发放补偿、或者在社区和微博内与姑娘们就“我们到底有没有丧失初心”这件事做一番深刻探讨。

玩家姑娘们既萌且矫情,本来就不占理的我和渣叔根本没有丝毫抗衡能力,所以在这场风波的尾巴上,之前有关于初心问题的探讨,变成了我们两个的自我检讨。

有什么可说的呢?那年,我们还太年轻,太业余,也太能折腾,不懂得遵守版本更新尽可能只增不减、只改不删的大原则,更忘记了:

这世界,唯有妹子与游戏不可辜负。

四、2017:因果

以前经常产生一种错觉,觉得《清宫Q传》不过是我们俩游戏路上的一个小玩意,觉得《清宫Q传》的时代已经结束了,我们要快速地奔赴下一个战场,也许是《清宫A传》、《清宫B传》或者《清宫C传》。

33.jpg
做了一年半没做完的《清宫A传》

34.jpg
做了三个月没做完的《清宫B传》

35.jpg
和经过数次改版,在小酸奶加入我们二人组之后,终于快完工的《清宫C传》

我和渣叔太迫切地想证明自己这些年的进步,在一种不可名状的焦虑中向前奔跑,但最终,还是放慢了脚步。

促使我们时至今日仍然在加班加点修改这款小游戏的原因,是一件事,和一个人:

“那件事”就是做游戏。单单纯纯、简简单单的做游戏。

有个叫老魏的人告诉我们:想把做游戏这件事做好,就不能急,不能慌,要把一款产品做深,要把一个品类做精。

我们思来想去觉得实在太有道理。做游戏需要沉淀,我们要做的是一步一个脚印靠近终点的乌龟,而不是东一榔头西一棒子的兔子。

“那个人”是个男人,一个浑身上下沾满了铜臭味的男人,他是《清宫Q传》的发行负责人,他叫林雨,我们也叫他林小汪

十天以前,天津下了一场大雨。

秋天的雨很冷,绝对不像秋天的太阳那么名不副实。

来天津慰问我们的林小汪很鸡贼地望了望天空,特别认真地问我俩:我最喜欢淋雨了,你们呢?你们喜欢“林雨”吗?

他如愿以偿得到异口同声的回答:“林雨”什么的最讨厌了。

林小汪的神色很忧伤,他告诉我,他曾经问一个喜欢淋雨的姑娘是否喜欢“林雨”,姑娘眨着眼睛想了想,郑重地告诉他:我喜欢淋小雨。

那一刻,一道惊雷在夜空炸响。

林小汪继续问我:你知道我为什么对《清宫Q传》这么执着?

他自说自话:因为,玩这游戏的姑娘又多又可爱。

我对受过情伤的男人一向很有同情心。我回头看了渣叔一眼,他回以同样同情的眼神。

好吧,我们做。

我如是安慰他。

所以,为了证明自己,为了如老魏的话那样做好游戏,也为了林小汪,《清宫Q传》的大改版和安卓首发,就这么愉快的敲定了。

游戏行业有个怪现象:一个靠谱的团队常常无法做出一款靠谱的产品。

那么,像我们这么一个不靠谱的团队一定是大有可为的,更何况,还加上一个更不正经的发行。

与他告别的时候我看了一眼车站的电子表:10月9日。

做一个更完善、更可爱、对新玩家更友好的《清宫Q传》,我们还有13天时间。

我常说,面对一款游戏就像是面对着一张考卷。

那么13天时间,我们可以交出一份怎样的答案?

五、2017.10.9-2017.10.16:第一级台阶,与第一百级台阶

这恰是《清宫Q传》的第51个版本。林小汪的计划,是让它在11月3日首发上线安卓渠道。

版本51需要解决三个问题:

其一是,完美解决几乎每天都有妹子吐糟的“为什么我删游戏后进度就丢失”的问题,以及“既然丢进度,那账号有什么用”的问题,减少客服工作量。

其二是,完美解决几乎每天都有新妹子在问的“我不知道该点哪”的问题。

其三是,重新制作《清宫Q传》的全部UI和80%的美术资源,最大限度地优化用户体验,并且增加一个新关卡。

我和渣叔要关注的内容是第二和第三条,至于第一条,林小汪说:我们冰狮的服务器团队,是很给力的。

所以,一场与时间进行的短途赛跑开始了。

所以,有别于这些年两个人“孤身”作战的状况,这次,在我们身后,有一个坚实的后盾。

HelloMeow原本就是个放荡不羁却没有周末的工作室,朝9晚12是工作与生活的常态。为了《清宫Q传》这第51个版本,我们把下班时间推后了2个小时。

于是,我和渣叔如愿地做完了下面这些事情:

36.jpg
我和渣叔的任务列表

在工作室新成员——小酸奶(很快就会介绍到他)的帮助下,我们完成了如下工作:

37.jpg
暴走的多媒体工程师-小酸奶

而在满身铜臭的林小汪的帮助下,我们完成了如下工作:

38.jpg
亲爱的玩家妹纸们,冤有头债有主,谁的帐跟谁算

算一算,完成这些工作,我们只用了8天。

别了,版本50。

你好,版本51。

39.jpg
2017年《清宫Q传》版本51:新首屏

40.jpg
2017年《清宫Q传》版本51:新手引导

41.jpg
2017年《清宫Q传》版本51:图鉴界面

42.jpg
2017年《清宫Q传》版本51:商店界面

43.jpg
2017年《清宫Q传》版本51:游戏界面

44.jpg
2017年《清宫Q传》版本51:技巧赛

45.jpg
2017年《清宫Q传》版本51:周赛

46.jpg
2017年《清宫Q传》版本51:冷宫

47.jpg
2017年《清宫Q传》版本51:神魔塔

48.jpg
2017年《清宫Q传》版本51:排行榜

49.jpg
2017年《清宫Q传》版本51:排行榜

这么多年都折腾过来了,倒也不在乎这8天。

在第8天的时候,我对渣叔说:把结局系统改掉吧,改成小彩蛋,藏在菜单里。

他问我:为什么?

我说:负能量这么多,总得找个角落写点毒鸡汤。

于是,我们有了很多很多的毒鸡汤,和一个更可爱、可整洁、更对得起自己与妹子们的——版本51。

50.jpg
2017年《清宫Q传》版本51:异闻截图

51.jpg
毒鸡汤之一

52.jpg
毒鸡汤之二

53.jpg
我已经编不下去了

有时候我会产生一种奇异的错觉,如果游戏行业是一座高不可攀的摩天大楼,那么从进入这座大楼以来,我们迈上第一级台阶用了整整三年,可从第二级台阶到第一百级台阶,却用了8天。

六、多媒体工程师

这一周内林小汪问过我三次:这次你是怎么下定决心让《清宫Q传》改头换面的?

其实长久以来,我们也曾无数次冒出这样的念头,而不这么做的原因,不过是因为手里,恰有另一个正在开发的新游戏。

54.jpg
2017年新游戏《饕餮食单》(原《奉天盛饭》一角)

我和渣叔一旦把全部心思放在《清宫Q传》,那么新游戏的担子,就会完全压在小酸奶一个人的肩上。

小酸奶是个会写歌的程序猿,他加入我们的那天,恰是2017年儿童节。

而他的出现,让我和渣叔摆脱了两个人相依为命的局面,从那天起,我们的团队宣告壮大——从2个人,变成了3个。

有时候我们三个常常沉迷于一种诡异的自我陶醉。

别人家的公司都是月月数钱,我们公司月月数人。没事儿就能拿这个出来安慰自己:别看我们穷,但是我们人少呀。

人少有人少的好处,那就是什么活儿都得干。

就比如原本在开开心心开发新游戏的小酸奶,为了《清宫Q传》新版本的大计划,暂时放下了手头的工作,全心全意地做起了宣传视频、音频后期和特效,一样做到凌晨才下班。

于是我给他的岗位起了个新名字:多媒体工程师。

看着小酸奶专注剪视频的样子,有天没忍住跑去问他:小酸奶,说实话,你喜欢写代码吗?要不……

小酸奶愕然地看着我,回答得斩钉截铁不容置疑:喜欢呀!

继而他又警惕地问我:你想干嘛?

55.jpg
一瓶HelloMeow工作室小酸奶的独白

深夜下班回家的时候和渣叔唠嗑:咱俩已经算是破罐破摔了,可你说小酸奶图个啥呢?

渣叔有点沉痛:是啊,图个啥呢?好好的一个娃,怎么就傻了呢?

同样的话问小酸奶,他说曾经有个前辈告诉他:想学东西,就要去小公司,去创业公司。

小酸奶说的煞有介事,可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是他哪里得罪了这前辈却不自知。

七、2017.10.17-2017.10.23:你见过凌晨3点的三里屯吗?

为了提高与服务器团队的沟通效率,林小汪替我们出了个馊主意:我要把服务器团队丢到你们天津去。

我问他:多少人?

林小汪回答:6个。

于是渣叔掰手指算了一笔账:我们整个工作室加在一起有3个人,你们有6个。我们过去好像更省钱。

林小汪露出一个狡黠的微笑。

进京的日子就定在开发《清宫Q传》版本51的第9天。

日子选得很巧妙,前一天晚上,我和渣叔刚刚完成所有需要彼此配合的客户端开发工作。

我们安顿好了工作室的吉祥物,小酸奶扛起了他的主机。

56.jpg
恋恋不舍的HelloMeow工作室吉祥物-小二渣

三个人大包小包地挤进火车站,找个角落一蹲,三张挺沧桑的脸上分明写着四个大字:进城务工。

57.jpg
在进城务工的路上

那天是10月17日,整个下午,天气都阴沉沉的。

北京下了一场淅沥沥的小雨。三个人裹紧了衣服走在街上,产生了一种时下正值早春的错觉。

那天,我们和北京冰狮的革命伙伴们胜利会师,也是那天,我们在《清宫Q传》此起彼伏的“喵喵”声里,见到了飞虎、小帆帆、小芳芳、小胖胖、小咩咩、可爱的技术团队……

以及与我们相爱相杀惯了的林小汪。

直到这一刻,我才明白了什么叫“土多好打墙,人多力量强”,什么叫“星多天空亮,人多智慧广”。

原来人多也有人多的好处,20个人够凑齐两面包车了,开个短会站在一起,我硬生生从这些人身上看到了什么是波澜壮阔,什么是大气磅礴。

看得我内心豪气顿生:我们工作室人少怎么了,但我们有个阵容庞大的后援团呀。

58.jpg
第一届《清宫Q传》小公举代表大会合影留念

在三里屯办公别有一番滋味,我们大约花了一天半时间适应。除了嘈杂的环境音效,最别扭的大概就是那几张椅子,毕竟我们以往在工作室的日常是这样的:

59.jpg
HelloMeow工作室,一人一张跪坐椅,同时请无视小酸奶的坐姿

早就说好三个人要一起跪着把钱赚了,现在坐得这么舒服,果然浑身都不自在。

60.jpg
换了个地方加班的渣叔和小酸奶

北京是吃货的天堂,也是渣叔的地狱。他对饮食毫无追求,偏偏又肠胃不好,就是这么一个人,浑身上下都透着拧巴。

有天晚上我和小酸奶筹划着订几盒小龙虾解解馋,渣叔在一旁眉头不展,决定独自去庆丰包子铺买包子。

小酸奶看了看渣叔,欲言又止。

半小时后,渣叔感慨:我从没吃过这么难吃的包子。

小酸奶欢快地咧嘴一笑:本想提醒你来着,后来一寻思,也许你就好这口呢。

不知在什么地方看到过这样一句话:睡眠少是可以通过食补的。

在我的理解里,“食补”就是多吃,我把这个道理告诉同样加班过度的渣叔和小酸奶,小酸奶如获至宝,渣叔向我投来一个鄙夷的目光。

在北京整整一周时间,我们看见最多的,是三里屯凌晨3点的夜景。

初到北京的那天说好了早点回宾馆休息,结果收工回去已经过了午夜,不料想瘫在床上没半个钟头,就发觉行李落在了公司,我和渣叔冒着雨回去取,才意识到这个时候的三里屯才刚刚睡醒,热闹得像傍晚六七点钟的繁华街区。

两个人走走逛逛,淋着小雨,看看天桥底下的车流,倒也觉得没什么比忙里偷闲更惬意的事情。

想想过去的两年里,也因了《清宫Q传》偶尔地被一些大佬传召至北京,我们步履匆匆地走过街头,哪里有如今这样的归属感。

你见过凌晨3点的三里屯吗?

这儿一直在下雨,这儿总是让人颇有食欲,这儿有很多可爱的、一起为游戏事业奋斗的小伙伴,还有一段有关于《清宫Q传》的有趣记忆。

八、2017.10.21:这四年

人是种奇怪的动物,有时候总会在漫不经心中记住人生里一些极不起眼的日子。若不是几年后猛然想起,当时,也不过只觉得那是太平凡的一天。

10月21日晚10点半,距离我三排桌子以外的三个小伙伴还在为了《清宫》的安卓首发加班,他们是陈小建、小北方和小浩浩,精力充沛,年轻有为。

61.jpg
随手偷拍,拯救加班狗:陈小建、小北方和小浩浩

渣叔坐在我旁边,专注地敲键盘。黑夜从窗帘的缝隙里溜进来,头顶的灯光骤然柔和,整个人身心俱静。

四个小时后,我发了这样一条朋友圈:

62.jpg
一成不变的生活

四年前的今天,是我们两个人在一起做游戏的第三个月。

不太宽敞的卧室里,有一张床、一张桌子、一把椅子。

桌子与床贴得极近,我抱着一台笔记本坐在他身后,一边设计关卡,一边对渣叔口述坐标。

有那么个不经意的瞬间,我瞥了一眼笔记本屏幕的右上角,分分明明的10:49。不知怎么地,仅一眼就记住了。

63.jpg
2013年的《喵喵拖线线》

那天我们同样工作到凌晨,随后两个人在冷飕飕的小区短暂地散了个步,买了一根雪人,在人工湖边的冷风里瑟缩着吃完。

那个时候,哪里会知道一年之后、两年之后、或者四年之后的今天,我们在做什么呢?

那个时候,哪里会想到,我们竟然真的如我们所言,一直做游戏。

果然是一成不变的生活。

但愿它可以永远一成不变。

九、北京再见

在北京的开发计划进行得很顺利,工作如期完成。其余的琐事,我们打算留到天津再做。

事实上,渣叔和小酸奶一样,早就想回天津了,他思念他的小院儿,思念他工作室后的小河,思念他的大床、猫渣黑和吉祥物小二渣。

64.jpg
HelloMeow工作室的小院和小二渣

65.jpg
我、渣叔和小酸奶共同拥有的小花和小河

66.jpg
小酸奶去掰过棒子的玉米地和玉米地旁边的火车道

我则放不下北京的外卖。

我们走的那天,潘小咩在一家粤菜馆子为我们点了一桌东北菜,算是践行。

常年与林小汪狼狈为奸的郭小胖坏得很,他一张大脸凑过来问渣叔:你看,你们要走了,咱兄弟也交个心,第一个月拿多少量能符合你们的期望?透个底,省得万一没发好……是吧……

我和渣叔哪能告诉他其实对我们来讲,把这个版本做完我俩已经要心满意足地烧高香了。

所以我们淡定地回答:发好了算你的,发不好都是林小汪的锅。

林小汪一脸同情地看着郭小胖:你就是我的郭。

送我们去地铁站的路上,一行人坚持要送,潘小咩抢着帮渣叔拿行李。有人嚎了句“送战友”,接着不知是谁说了句:下次你们再来不知道是啥时候……

话没说完就被林小汪打断了:等我叫他们来,他们就来了。

我知道小咩小汪小阳和小胖一定是舍不得我们的,渣叔一个劲儿说:别送了别送了,挺冷的,你们快回去吧。

我迈着步子往前走,啥也不说,谁叫我也舍不得他们呢。

十、尾声

在知乎开设过这么一个专栏,叫做《独立游戏在中国》。

本打算一路走一路看,一路看一路想,一路想一路写。

但了解的越多,有这么种感受就愈发深刻:

对中国的独立游戏来说,最可宝贵的,并不是致富秘籍和技术分享,而是此时此刻,正发生在每一个独立游戏团队、和每一款独立游戏作品身上的、有血有肉的故事。

现在是2017年10月25日晚8点。

《清宫Q传》版本51在发布的路上。

我们,在游戏人生的路上。

67.jpg

HelloMeow工作室的独立游戏宣言:和有情人,做快乐事

发表于 2017-12-12 20:44:52 | 显示全部楼层
故事很好,此号的第一条留言= =
发表于 2017-12-22 20:19:23 | 显示全部楼层
和有情人,做快乐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广告投放|信息发布|关于本站|手机版|GameRes游资网 ( 闽ICP备05005107-1 )

GMT+8, 2018-1-18 17:48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