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Res游资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8710|回复: 2

九年前的那次魔兽停服,让一群高考后的人不知所措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3-9 11:28: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The past is never dead. It’s not even past.

过去永远不会死,它甚至还没有过去。

——威廉·福克纳

铃声响起的时候,黑板上的时钟停留在16:40。黄宇哲停下手中的笔,长长地叹了口气,紧张的神经终于松弛下来。他面无表情,把试卷和答题卡整齐地放在桌子的左上角,然后开始整理考试的工具。原本安静的教室变得有些吵杂,监考老师逐一收起试卷,清点完毕,然后准许考生离开。

这一天是2009年6月9日,江苏高考的最后一天。对于全国范围内1020万和黄宇哲一样的学生来说,高考终于结束了。十二年寒窗苦读的生活就此画上了句号,迎接他们的将是三个月的漫长假期和想象中绚丽多彩的大学生活。

同时这一天是《魔兽世界》国服停服的第三天。九年前,网易和第九城市展开了对《魔兽世界》国服代理权的争夺。这场火药味十足,过程一波三折,牵动着无数玩家眼球的争夺战的高潮,正是那次持续了将近两个月的停服事件。因为停服,全国范围内的几百万魔兽玩家陷入一种莫名的焦躁之中。

gamersky_01origin_01_201836154789E.jpg
在维基百科的词条上,那次停服事件戏称为“大陆代理权更替战役”

有着魔兽玩家和高考考生双重身份的黄宇哲很难形容当天自己的心情。他随着拥挤的人流向学校的大门走去,那里挤满了陪考的老师和家长。下午早些时候刚刚下过一场小雨,地面湿漉漉的,陪考人群手中的雨伞还不停地往下滴着水。黄宇哲在人群中发现了班主任张成政的身影,招呼也没有打,转身就向家走去。

那年的高考,那次的停服,以及之后长达2个多月无所事事的时光改变了很多人的命运,只是当时他们对此还一无所知。

在书桌前 2009年6月17日

高中三年,黄宇哲并没有很多时间像现在这样悠闲地坐在电脑前。他全身放松,一手拿着水杯,另一只手移动着鼠标在数个窗口之间灵活地切换着。一副黑框眼镜架在鼻梁之上,双眼因为长年累月地佩戴眼镜而微微凸起。屏幕上浏览器打开了好几个窗口,清一色的全都是各种魔兽世界论坛。

2009年,黄宇哲19岁,相比起同龄人显得有些瘦弱。和所有高中生一样,过去三年的学校生活让他感到疲惫无比。6点之前起床,12点以后睡觉,堆积如山的习题和试卷充斥了白天的每一分钟,缺失的睡眠和来自各方的压力则让他的精神始终处在紧张的状态。

“如果你觉得高考考完之后,一切就万事大吉了,那肯定是错误的。所有人都告诉你应该好好放松一下,可这根本不可能。成绩没出来之前,未来的一切都还没有定论。不知道分数是多少,不清楚会在哪里上学,最重要的是这一切现在都不是你能决定的。”回忆起当时的心境,黄宇哲这样解释。那时候他有些焦躁和惶恐,有些晚上会突然醒过来,以为自己第二天还要上课。

除了高考的成绩,还有一些事情是他不能靠自己努力改变的,比如《魔兽世界》的开服时间。高考结束之后,黄宇哲一有机会就来坐到家里的电脑前,在网络上查询着关于停服的最新消息。这台电脑购置于5年前,80G的硬盘,512MB的内存,第一代酷睿的处理器双核主频只有1.8GHz。曾经它伴随着黄宇哲度过了在艾泽拉斯大陆最初的那几年,可现在却连载入游戏都要花上几分钟的时间。每点一次鼠标,硬盘都会发出吱吱的声音,似乎是一个年迈的老人拖着虚弱的身体在蹒跚前行。

也许是高考结束之后的悠闲时光放大了没有游戏可玩的焦躁,又或者是因为离开了《魔兽世界》太久太过想念,黄宇哲查询开服消息的次数越来越频繁。当然不单单只是他一个人这么做,全国的几百万玩家同样在电脑前焦急地按着F5,一遍一遍地刷新着屏幕。

gamersky_13origin_25_20183615472F8.jpg
当时第九城市的官网贴出了一篇告别通知

《魔兽世界》停服的第一周,所有论坛上都是一片怨声载道。从某种程度来说,这一场“全民狂欢”,只不过参与其中的玩家都在发泄着自己的怨气和不满,想尽一切办法度过没有游戏陪伴的日子。

“所有的游戏论坛都是挤爆了,无论是之前还是之后我都没有看见过这么多的人。几乎每分钟都有人在发帖,最多的就是所谓的‘舅舅党’的消息。有人说服务器会很快开放,因为网易和暴雪承受不了那么大的损失。也有人说游戏再也开不了了,因为九城劫持了玩家们的数据,大家再也拿不回之前的账号。最大的问题是没人知道谁说的是真的。”

黄宇哲说他当时分不清消息的真假,最后只能一概全都不信。实际上谁也没有真正确定的消息。停服事件只是最后点燃玩家们怒火的一点火星,之前已经数次延后于外服的游戏版本和糟糕的服务器质量早就让玩家们怒气满满。自2004年《魔兽世界》正式在大陆上线,第九城市的运营就是玩家们吐槽的焦点。盗号问题严重,服务器三天两头卡顿掉线,第一个资料片《燃烧的远征》比外服延后了整整八个月,之后第二个资料片《巫妖王之怒》更要杳无音信。到如今游戏直接停服,没有玩家能开心得起来。

黄宇哲是最早的那批魔兽玩家,早得有些不可思议,注册第一个账号的时候他还在上初二。那时的《魔兽世界》还远没有后来那般红遍大江南北,统治着网吧屏幕的还是《传奇》和《梦幻西游》。他对《魔兽世界》最初的记忆来自于一个下着雨的周六下午,创建完角色登录游戏之后,眼前出现的是泰达希尔郁郁葱葱的森林,“满屏幕都是人,大家一边在公共频道里聊天,一边等着任务怪刷新。”一个下午黄宇哲只练了两级,但他还是觉得很开心。

游戏带来的快乐并不能长久延续。作为学生,不管他愿不愿意,生活的中心依旧是繁重的学业。初三升高一的暑假,黄宇哲把自己唯一的帐号练到了60级,然后在铁炉堡的门口下线。之后的三年这个帐号上线的时间加起来没有超过20个小时。

gamersky_02origin_03_2018361547D50.jpg
高中的校园

高中的生活枯燥,繁重,压力巨大。每一个学生都在无尽的习题和残缺的睡眠之间寻找着微弱的平衡。黑板上的高考倒计时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大家早就紧绷的神经,任何与学习和高考无关的行为都被视作是大逆不道。在这样高压的气氛中,《魔兽世界》成了黄宇哲唯一的慰藉。

在他的书柜里总是堆满了厚厚的复习资料。这些资料满满当当填满了三层,加起来总共有一人多高。书柜的最里面藏着几本《魔兽世界》的攻略,这是他用平时省下的饭前买下的。攻略书藏着很好,家里除了他没有人知道。

gamersky_03origin_05_2018361547407.jpg
当年的《魔兽世界》攻略本

盗版的攻略书做得很粗燥, 30块钱一本,纸张大多都是浅蓝色。里面大部分的内容是网上下载的装备和副本的基本信息,真正有用的攻略部分少得可怜。虽然如此,这些实际上没有太多利用价值的攻略本却成了黄宇哲聊以自慰的道具。很多个夜晚,等父母都睡下之后,他就从书柜里偷偷把攻略本拿出来,一页一页地看着上面的装备介绍和副本信息,脑补出自己考完后征战新副本,得到好装备的感受,悄悄地定下目标准备一一实现。

高考之前的一个月,黄宇哲偶然间从同学的口中得知了停服的消息。他呆住了,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任凭周围同样是玩家的同学们发泄着心头的怒火。“就像小时候父母答应考到多少分会给你奖励,但是当你真的考到之后却发现奖励根本不存在。”

对于黄宇哲来说,停服是一份不存在的礼物。对于其他玩家,停服是强行被夺走了生活的一部分。黄宇哲不知道什么时候礼物才能被归还,其他玩家也不知道生活什么时候才能恢复正常。

在教室里 2009年7月2日

早晨7点,张成政走进教室的时候,心里面还是闷闷不乐。他带着一副眼镜,上身是淡蓝色的T恤,下半身一条深色牛仔裤配上白色运动鞋。头发不久之前才剪过,脸颊上的胡子刮得干干净净,整个人看上去精神十足。学生们见到新班主任进来,立刻停止了刚刚的喧哗。这是高中新生报到的第一天,也是新的三年循环的开始。

2009年,张成政29岁,第四年当高中语文老师,已经做过两次班主任。作为高中校园里为数不多的年轻男老师,张成政一进学校就成重点培养的对象。工作的第一年,他就临危受命接下高三两个班的语文教学工作,最后取得了还算不错的成绩。到了第二年他做起班主任,带着一群学生从高一走到高三,直到一个月之前的高考结束。

教室里的学生们显然还不适应高中的新环境,一个个在座位上显得局促不安,又尽力表现出镇定的样子。张成政站在讲台上,看着这些脸庞上满是青涩的学生,一瞬间想起了他之前带个那个班。三年之后这些坐在下面的孩子们会不会有不同的命运。

gamersky_04origin_07_2018361547A8F.jpg
放假的时候,高中的教室空空荡荡。

刚刚过去的那个假期,张成政过得并不顺心。他班级的高考成绩远比自己预期的要低,学校的整体成绩也不经如人意。虽然领导层和家长并没有多说什么,但他还是觉得压力巨大。

对于老师来说,高考并不是终点。试卷分析,教学质量评估总结,给学生和家长填报志愿提出意见,这些工作占据了他假期的大部分时间。等到全部结束,离新生报到的日子已经所剩无几。

“那一年考得不好有很多原因,我自己也想了很多。一方面是自己有问题,太年轻自信心,有些膨胀,对困难的程度预估不足。另一方面当时班级里爱玩的学生比较多,很多人都没有全身心都投入复习迎考中,我也没能有很好地监督他们。”

张成政不知道的是实际的情况比他想要的要严重得多。除了黄宇哲,当时的班级里还有至少六七个学生都是魔兽玩家。下课的时候聚在一起聊聊游戏内容已经不能安抚这群高中生玩家躁动不安的内心,有时候他们甚至会找借口晚自习请假去网吧疯狂一把,更不用说那些难得的休息日里在电脑前坐上一天。

直到成绩出来,家长拿着不如人意的成绩单前来咨询填报志愿的事,张成政才意识到自己忽视了太多的东西。九年前,没有智能手机,没有微信,老师和家长的沟通似乎还处在原始社会。这种沟通的不畅恰恰给了一些学生们钻空子的机会,在老师和家长之间相互说谎,做起双面间谍之后给自己留下游戏的时间。

“一开始我也很奇怪,为什么我儿子周日休息的时候老是不在家说要补课,不过想了想也没有多问。考试结束之后他才告诉我其实自己是去打游戏的。”
“那你知道他们打的是什么游戏么?”
“一个网络游戏,叫什么《魔兽世界》,电视里也报道过。”
“现在至少他能在家好好玩游戏了。”
“没有,我儿子说那个游戏现在停服了。”

张成政从来没有玩过《魔兽世界》,但他对电子游戏还是有点概念的。作为男生,也经历过学生时代,他当然知道游戏对于高中生有多大的吸引力。他自认为对游戏的态度还算开明,并没有像一些年纪更大的老师家长一样全盘否定。然而在事实面前,他又觉得自己的观点很多时候根本站不住脚。他见过太多被游戏毁了的学生,太多因为贪图一时的痛快而导致高考失败的落榜生。

江苏的高考向来是地狱难度,数量众多的学生,难得让人发指的试卷,接连不断的教育改革试点又经常让考试大纲变得飘忽不定,难以捉摸。往往考试科目和成绩计算方式的变更就会彻底改变学生的命运。2009年,新高考制度变更的第二年,54.6万人走进了考场。这一人数达到了前后十年之间的最高峰。最后的录取人数是38.98万,录取率为71.4%,却创下了十年间最低的录取率。而且这71.4%的录取率是计算上专科的,二本的录取率远远没有高到这个程度。然而在老师,家长和学生的眼中,没有考上二本就意味着落榜。

gamersky_05origin_09_2018361547217.jpg
历年江苏高考的录取率

“高考是个妥协的产物。为了让每一个人都有公平竞争的机会,所有参与其中的人都必须做出妥协。老师,学生,家长,没有一个人不是在分数面前做出了牺牲。短缺的睡眠,无休无止地做题,巨大的精神压力,美好的生活在高中从来都不存在。”张成政这样评价高考,“有时候我觉得很悲壮,为了高考大家牺牲了太多,却不是每个人都能以胜利者的姿态走出去。但是这就是现实。”

对于坐在教室里的同学们和张成政,新的一轮三年的地狱生活将从今天开始。然而在安静的校园外,魔兽玩家们的地狱生活还没远没有结束。停服已经过去了一个月,开服还迟迟没有任何消息。在此期间,作为大陆新运营商的网易始终处于半沉默的状态,只是偶尔会有自称官方人士的家伙会在各大论坛上发帖保证国服的交接工作正在顺利进行。大多数时候这样的帖子迎来的只是玩家们的冷嘲热讽。

相比于网易的沉默无声,其他的网游厂商则是分外活跃。国服的停服给他们一个机会,夺回在过去五年中失去的市场份额。玩家们的空虚给了这些厂商可乘之机,纷纷打出诱惑性的标语,试图拉拢之前丢失的用户。金山软件运营的《剑侠情缘网络版叁》打出“一个世界的门关闭了,一扇武侠的门打开了”的口号,盛大网络运营的《永恒之塔》则发出了“当世界关上大门,我们还有永恒”的声音。

gamersky_06origin_11_201836154789F.jpg
其他网游为纷纷打出口号,抢占魔兽用户。

玩家们心态也和在一个月之前发生了显著地变化。最早那批耐不住寂寞去台服的玩家已经不如之前那般活跃,除了发帖记述自己在台服的各种遭遇之外,没有其他的动静。剩下的选择坚守的国服玩家则大多变得“修仙派”。脱离了游戏之后,很多人似乎从之前犹如上班打卡一样的公会活动中得到了解脱。即使内心无比地怀念游戏,却开始寻找生活中的更多其它乐趣。

整个停服事件因为声势浩大,也开始吸引了许多局外人的关注。有的人幸灾乐祸,觉得这些玩游戏的废物们是罪有应得;有的人则愤愤不平,觉得玩家们遭受到了不公正的对待;绝大多数只是看热闹不嫌事大,静等着闹剧的收场。

gamersky_07origin_13_2018361547727.jpg


部分学生的高考失败也让张成政开始关注这个自己从不知道的游戏。有时候他希望游戏永远不要开服,这样那些学生玩家们也许会把精力重新放回学业上,“其实这有点异想天开,因为即使没了《魔兽世界》这一个游戏,还有会有其他的东西来分散学生的注意力。”另一些时候,他会想到刚刚结束高考的学生玩家们,想着他们是如何度过假期的。“成绩没考好,游戏又没得玩,那一定是个无聊透顶的暑假。”

然而这一切都已经是过去时,现在坐在讲台下学生才他新的目标。做完自我介绍,张成政开始给新生们宣布高中的日常行为规范。他特别提到了要尽量少打游戏,尤其是不能去网吧。讲台下面小小骚动了一下,很快又会恢复了平静。几个男生脸上露出了一点尴尬的笑容,又带着些许的不屑。这些男生中有多少是魔兽玩家,他必须尽快搞清楚。

在网吧中 2009年7月25日

上午9点30分,何志国揉了揉干涩的眼镜,把注意力从无聊的视频中转移了出来。严重地睡眠缺乏让他的两眼满布血丝,几天没有打理的脸颊之上密密麻麻长满了胡渣。他穿着拖鞋,沙滩裤松松垮垮地系在腰间,漫不经心地走出吧台,在一旁的饮水机上给自己倒了一杯水。网吧的大厅里有些空荡,八十多台机器只有不到1/3再被使用。这样的萧条已经持续了快两个月。

2009年,何志国35岁,是一家不大不小的网吧老板。网吧的生意始于2004年,那时候何志国背井离乡从安徽来到江苏,依靠从朋友手中借来的钱和自己之前打工的积蓄做了启动资金做起了网吧生意。选择这行是因为他自己就是一个重度的网游玩家。之前打工的时候,《传奇》陪伴他在网吧里度过了无数个漫长而空虚的夜晚。那一年《魔兽世界》也正式在大陆开始运营。

何志国的网吧面积不大,坐落在一条临街商铺的尽头,大门正上方的广告灯箱上写着“薪乐网吧”四个大字。几年过去之后,广告灯箱年久失修,每到夜幕降临,“乐”字就会在黑暗中时隐时现。一进大门,八十多台电脑分成两块,整齐地排列在大厅里。最开始的时候,网吧只有不到五十台电脑。两年前,因为生意越来越好,何志国又买了一批新机器。这批配置较好的新机器美其名曰组成了贵宾体验区,上网的价格贵上了一倍。大厅的最前面是吧台,旁边的墙上挂着“未成年人不得入内”的警示牌。平日里何志国就坐里面开卡收银,还卖饮料和方便面,闲着无事就打游戏看电视剧。这样一坐就是五年。

gamersky_08origin_15_2018361547DAF.jpg
从学校的大门穿过一条隐蔽的小巷,就会来到薪乐网吧。

五年来,薪乐网吧的生意越做越好,已经常常会出现爆满的情况。网吧的客源基本上来自周边的学校,两所大专,还有一所高中。每当夜幕降临或是周末,结束课业的学生三三两两结伴而来,满脸跃跃欲试的表情。来晚的人看到座无虚席的大厅,只能嘴里骂着脏字,扫兴地离开。

“做生意最重要的就是有眼光,找到自己的目标客户,我的网吧就专做学生的生意。”说起自己红火的生意,何志国显然很得意。

“不是写着未成年人不得入内么,高中生的生意你也做?”

“只要你有身份证就可以进来,我也不管是不是高中生。再说即使我不让进,其他的网吧也会收,何必和钱过不去。”对于高中生来上网,他没有什么顾忌。

薪乐网吧红火的生意一方面来自于何志国的无所顾忌的营业态度,另一方面也得益于《魔兽世界》在全国范围内的火爆。2009年,《魔兽世界》已经在网游中处在了一统天下的地位,网吧里80%的顾客都是魔兽玩家。之前的网游无论是《传奇》还是《梦幻西游》,都没有如此现象级的表现。

“它很耗时间,非常耗。如果你想得到好装备,就必须每天参加工会活动,和上班一样,团队本身还必须有足够强的实力。”何志国这样回忆当时的游戏生态,“从周二副本的进度刷新开始,一连着五六天,每天晚上四五个小时的工会活动,从来不会间断。很多人把这当做自己第二人生,有时候过得甚至会比白天的生活更辛苦。”

gamersky_09origin_17_2018361547537.jpg
为了合理分配团队副本的装备,很多工会选择了DKP制度,想要装备必须像上班打卡一样赚取积分。

《魔兽世界》的火爆除了让何志国的生意蒸蒸日上,也养活了其他很多人。贩卖金币和游戏账号的工作室,印制盗版攻略的小作坊,销售升级电脑硬件的个体户,乃至于网吧门口出售夜宵和早点的流动摊位,整个一条产业链都欣欣向荣。然而这笔一本万利的生意在两个月前在两个月之前骤然停止了。

自从《魔兽世界》停服以来,薪乐网吧的生意出现了断崖式的下跌,日均的人流量下降了一半以上。为了应对国服的停服,何志国早早就做好了应对措施。他给店里的机器上装上了台服的客户端,还提前了暑期的会员优惠充值活动,而这一切都没有改变日渐冷淡的生意。

“台服的吸引力是有限的。很多人只是嘴上说说,真的愿意花钱花时间从头再来的玩家还是少数。更何况玩台服延迟还是很大,繁体字的界面也不方便。最关键的是台湾本地的玩家对蜂拥而来的大陆玩家不怎么友好,争吵的情况总是经常出现。”台服搬迁计划的失败让何志国忧心忡忡,也对游戏和玩家们有了新的认识,“玩游戏的人总是高估了游戏对自己的重要程度,低估了玩游戏所需要付出的代价。”

网吧客流日渐减少,加上两所大专放了暑假,有些机器好几天都没迎来一个客人。停服的两个月最常来的客人变成了刚刚结束高考的学生,他们之前被枯燥的学业生活压抑了太久,现在有的就是空闲的时间。

对于这些学生,何志国有些同情,又有些无奈。在最该放松的时候却没有放松的途径,不过是对高中和高考制度最大的讽刺。曾经这些学生走进网吧的时候,脸上的表情惴惴不安。他们总是习惯最后网吧的最后一排,每玩一会就双眼就离开屏幕,警惕地看着大门入口,生怕发现家长和老师的身影。现在这一切都成了过眼云烟,如同停服之前的时光只存活在何志国的记忆之中。

停服的日子漫长而无聊,所有人都在试图寻找缓解焦虑的办法。几天前,何志国在《魔兽世界》的贴吧里发现了一个名为“贾君鹏你妈喊你回家吃饭”的帖子。本来他以为这一个恶作剧的水贴,没想到这个帖子在网络上引起巨大的骚动。短时间之内,帖子被顶到了数万楼,“你妈喊你回家吃饭”成了网络流行语,贾君鹏也成了魔兽玩家的代名词。

“‘贾君鹏事件’之所以能火是因为大家都太无聊了。回家吃饭只是一个玩笑,大家其实是想回去打游戏。” 何志国之后是如此解释“贾君鹏事件”的。

gamersky_10origin_19_2018361547BBF.jpg
贾君鹏事件遗址

对于所有被停服影响的人,艰苦的日子就要结束了。7月24日,久未出声的网易宣布《魔兽世界》的国服将于7月30日重新开放,版本是依旧是之前的《燃烧的远征》。和开服消息一同来到的是一个15MB的补丁,将游戏中的一些骷髅图标替换成了盒子。

虽然久等的新资料篇《巫妖王之怒》依旧没有来临,玩家们还是兴奋异常,跃跃欲试,准备回到艾泽拉斯的怀抱,重新开启工会活动。“和谐”补丁事件激起了玩家们一些不满的情绪,但满眼的盒子总比无所事事的生活要精彩。

看到消息的一刻,何志国常常地舒了一口气,焦躁不安了一个多月的情绪终于平静了下来。今天一大早,他就用A4纸打印了两张告示,贴在网吧的门口,在向所有人宣告着游戏的回归。早上几个进店不多的顾客在告示都在告示前停留了一会,脸上的表情五味杂陈。

“终于结束了。”一个之前认识的高中生开卡的时候趴在吧台上对何志国说道。

何志国熟练地开好了卡,递回到高中生手中,小声地说着:“是的,终于结束了。”

“春天不是读书天” 2018年1月26日

2018年1月,一个偶然的机会让黄宇哲回到当年读书的高中。回校当日,一场多年不遇的大学突然而至,整个学校都被一层厚厚的积雪覆盖。考虑到安全的原因,市教育局发布了放假的通知,校园里人去楼空,像极了当年高考刚结束那几天的样子。只是时光飞逝,物是人非,无论是当年一起读书的同学还是曾经在《魔兽世界》中一同征战的朋友,如今大都失去了联系。在办公室里,黄宇哲遇到正巧还在值班的张老师。这是两人毕业后第一次相见。

gamersky_11origin_21_2018361547347.jpg
大雪中的校园,一片宁静

2018年,黄宇哲28岁,在一家当地的国企办公室里做着普通的科员。九年的前高考分数不理想,最后只上了一个三本,现在的工作也是家里托关系找的。每天上班朝九晚五,坐在电脑前用无趣的工作磨损着自己的腰椎和颈椎。他最后登录《魔兽世界》是大四,下线的地点是白雪皑皑的铁炉堡。

2018年,张成政37岁,已经成为学校的骨干教师。最近的四年中有三年他都奋战在高三的教学岗位上,常年高强度大压力的工作让他的两鬓长出许多白发。高中老师的生活日复一日,学生一届又一届地迎来又送走。让学生们分心的游戏也随着时代不停变化,从《魔兽世界》变成《英雄联盟》,又从《英雄联盟》变成了《王者荣耀》。

走进学校大门之前,黄宇哲路过了薪乐网吧原来的地址。网吧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了一家药店,早就没有了当年人潮涌动的热闹景象。多方打听之后,黄宇哲才知道老板几年前因为生意不佳关掉了店面,现在又在电脑城开一家小门面卖电脑。

2018年,何志国43岁,是电脑一家装机店铺的小老板。关掉网吧之后,他总算脱离了日日夜夜住在店里生活,现在早上9点开门,晚上5点回家,每天坐在店里悠闲地喝着茶,等待着顾客。随着网商崛起,实体店的生意越来越难做,最多的顾客是什么不懂的电脑小白,电脑的主流配置从9600GT变成GTX1060 。最近何志国又在考虑转行,对于他来说这不是什么难事。

gamersky_12origin_23_2018361547A37.jpg
曾经的薪乐网吧,如今面目全非。

在学校的办公室里,两个久未见面的师生聊到了九年前的高考和之后的暑假。对于他们来说,那都是一段难熬的日子。

“那时候我听说你玩得那个游戏在暑假的时候正好停服了?”

“是的,很不凑巧。”黄宇哲有些不好意思地答道。

“那么开服之后你有很疯狂地玩么,毕竟憋了那么久?”

“没有,其实开服之后反而已经没有那么期待了。”黄宇哲撒了谎,其实也是实话。

2009年7月30日凌晨四点,《魔兽世界》国服重新开放,并且免费了两个月,只是不能注册新的账号。没人想到的是这个3.13“风暴前夕”竟然持续了一年零一个月,“燃烧的远征”差点成了“永恒的远征”。无聊而畸形的版本让很多玩家心生倦意,无奈之下纷纷选择了退坑离去。其实这才是最讽刺的地方:让玩家离开游戏的不是没有游戏玩的停服事件,而是一成不变再无激情的游戏本身。

2010年8月31日,在迟到了近两年之后,《巫妖王之怒》的国服版本正是开放,艾泽拉斯的勇士们终于有机会踏上诺森德冰天雪地的大陆,迎接巫妖王的挑战。再此之前,究竟有多少人心智被无尽的等待消磨得一干二净,没人会知道。此后的资料片,网易一直努力消除国服版本和其他地区的差距,直到第四个资料片《熊猫人之怒》,国服才第一次坐到了全球同步。此时《魔兽世界》早就不如当年那般火爆,逐渐失去了游戏王者的宝座,甚至渐渐成了玩家口中的养老游戏。一个时代就这样悄无声息的结束了。

临走的时候,黄宇哲和张成政站在走廊上,看着寂静无声的校园。几个高三住校的学生正抱着厚厚的课本,向宿舍走去。双脚踩在厚厚的积雪上,发出吱嘎吱嘎的响声,听得异常清晰。

“如果没有《魔兽世界》,没有当年的停服事件,你觉得那个暑假会不一样么?”张成政问道。

黄宇哲望着远去的学生的身影,对着手哈了口热气,白色的烟雾很快消失在空气中,“那你觉得今年六月高考完之后,那些学生又会过着怎样的生活?”

via:游民星空
发表于 2018-3-10 17:13:09 | 显示全部楼层
太长了,先赞了慢慢看。。。。
发表于 2018-3-11 09:23:08 | 显示全部楼层
小编改行写小说吧~顺便把主角换成第一人称~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稿件投递|广告合作|关于本站|GameRes游资网 ( 闽ICP备05005107-1 )

GMT+8, 2018-4-26 12:11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