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Res游资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3160|回复: 0

专访网秦董事长史文勇:林宇遭绑架和我无关 他是恩将仇报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9-11 13:23: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文/雷建平
相关阅读:被董事长绑架13个月 网秦创始人称生不如死

微信图片_20180911131531.jpg


同学反目的故事正在网秦上演。

昨日,网秦创始人林宇公开指责凌动智行CEO(网秦董事长)史文勇曾非法拘禁自己,导致很长时间,其每天戴着接近20多公斤手铐,度日如年。

林宇还宣布,免除史文勇网秦董事长,董事,COO等所有职务,由林宇的妻子郭凌云担任董事长。免除许泽民董事,CEO职务,由林宇自己接任CEO,并担任联席董事长。

网秦董事长史文勇今日接受雷帝网专访时则澄清,林宇遭绑架一事和自己没有关系,自己还在正常履行职责,并不是林宇所说的潜逃海外。“到这一刻为止,朝阳警方根本没找过我。”

“如果像他说的我是第一嫌疑人,哪里还能把这些信息到处传播,我到海外出差很正常,是忙一些投资业务的事情。”史文勇认为,林宇就是要拿这件事来制造恐慌和吸引眼球。

史文勇说,林宇在2015年底时启动了新公司,是做互联网游艇服务的概念天心科技,那个时候,其官方介绍是网秦前董事长、前CEO,外界对林宇离开网秦这件事情没有争议。

真正导致林宇和网秦新管理层产生冲突的是,2016年5月份,网秦和王子新材的交易,当时网秦旗下的飞流估值达到50亿。林宇找过来,要求从这笔交易中分得利益。

那个时候,林宇的互联网游艇项目也遭遇了危机,甚至连员工的工资都发不出。林宇的家人找到史文勇,希望史文勇能够帮忙,史文勇则以个人名义借给了林宇500万。

史文勇称,给了这笔钱后,林宇答应不再找网秦的麻烦,但后续还是继续找公司要钱,对史文勇的要价降至2亿,但要求网秦再给4亿,一共要1亿美元。

“闹着闹着,他突然就消失了,消失的原因我不知道,但他后续现身后,继续闹,很极端的方式。”史文勇认为,林宇最大动机是经济利益。

称林宇是在恩将仇报

早前,林宇在互联网行业比较高调,参加各种活动,喜欢带一个安全帽。但自2014年以来,林宇就陷入了一些风波,在央视前主持人芮成钢事件中还曾被协助调查过几个月时间。

林宇出来后称表示要休息一段时间。这是时隔近2年后,林宇再度公开发声。

但林宇对雷帝网说,曾经有13个月度日如年,生不如死,其中,有9个多月是每天戴着接近20多公斤的手铐,7×24小时,睡觉也是,活动区只有2米,还被拳打脚踢。

“这十几个月,我体重减少三分之一,这还是恢复了一段时间,你就知道当时的境遇了。”

按照林宇的说法,其将矛盾指向史文勇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史文勇曾答应2016年底将公司归还给林宇,但就在归还前夕,自己被绑架,直到2017年底才被北京警方幸运的解救。

微信图片_20180911131536.jpg


“2016年的11月10号晚上,我在回家的途中就快到小区。突然有五六个人从我身后,把我头一蒙就抬上车,几秒钟就带走了。”林宇说,这完全是专业做法,自己根本来不及反应。

史文勇则认为,林宇自己犯了很多的错误,不去接受这个安排。“或者说他被别人惩罚了之后,他把所有的矛头指向我,这在我看来完全是恩将仇报的事。”

史文勇从林宇手中接手网秦的时候,并不是一个非常好的时机。当时,网秦刚刚遭遇做空机构浑水做空,CFO、CEO离职,Form 20-F文件严重推迟,创始人林宇还失联了近半年。

史文勇说,“如果当时不是我们帮助他,他就已经身败名裂。我们扛了这么多雷,帮他解决了这么多问题后,他非但不感谢,还反咬一口,把所有责任、脏水泼到我身上,我很诧异。”

当年,史文勇接受雷帝网创始人雷建平采访时说,林宇依然在国内,也不是故意显得低调,只是因为其他一些原因,及尊重林宇家人的决定,公司层面不方便公布。

“作为一个组织来讲,我俩一起共事了20年,什么事都在一起,如果林宇博士有事,我能一点事情都没有吗。你可向我的同事求证,是否见过公安、纪检来过公司翻过什么东西?”

反驳林宇有54%公司投票权

不过,时隔多年后,网秦很多事已经发生很大改变,包括林宇坚持自己还持有网秦54%的投票权,也已经不复存在。

史文勇对雷帝网表示,一则是网秦新引入战略投资方,发放的是B类股,曾经的最大股东RPL投票权已被稀释,另一方面是,RPL投票权是三个创始人共同所有,不是林宇个人的。

“而且,林宇已将股权转给了他太太郭凌云,林宇既不是股东,不是董事,也不是管理层,只是他不认。”史文勇说,林宇是开了一个无效的董事会。

就在今天,林宇对史文勇喊话:我回来了,你却走了,史文勇。我现正在网秦办公室,担任联席董事长和CEO,你在哪呢?

微信图片_20180911131540.jpg


“虽然你已被董事会和公司免职,我还是希望你回国,回北京,回网秦办公室,当面对质?真假不就明白了吗?”

史文勇对雷帝网表示,自己打电话给网秦内部求证,林宇并不是在办公室,而是想纠结一些人进办公室。

“昨天他也是拉了一批人进公司,警察来了说了他好几次,他才被劝走的,没想到他今天又来了。”

史文勇说,正常履职需要拉横幅吗。林宇显得云淡风轻,但那是装的。

当前,网秦两个创始人之间的纠纷也已影响到网秦内部人员,这种局面下,到底应该听谁的。

雷帝网获悉,当前网秦内部已发布内部邮件,称公司遭遇到有组织的谎言、谣言和张贴非法宣传口号,暴力侵占办公场所等非法行为,致公司经营受影响。

网秦内部还说,公司目前运转正常,希望员工不要被谣言蛊惑,要坚持岗位,各部门相关业务继续有序开展。

以下是专访凌动智行董事长史文勇实录:

雷建平:网秦创始人林宇矛盾直接指向您,说您绑架他,具体是怎么回事?

史文勇:我只能说林博有些做法比较极端。他(遭绑架)这件事,我在微博和朋友圈已经声明了,和我没有任何关系,他非往我身上靠。

我觉得有几点先分享一下:

第一,他自身是2017年底就被解救了,为什么到8月3号才立的案?因为林宇在2、3月份就发邮件给公司在折腾这个事。

我们是上市公司,也出了一个内部调查,当时就是因为针对林宇不断的指控公司做这种事情,我们才做的调查,这个调查从2016年开始就在做了。调查的内容公告上都有。

但在这个过程中,他就一直自称是被绑架,说北京警方把他2017年底营救了,就一直在暗示跟公司有关、跟我有关,但是,一直到8月份才立的案。

我不知道您对公安的流程有多熟悉?通常如果有这样一件事,不可能搁了8个月才立案,这个是很蹊跷的。而且据我所知他这个立案过程还非常曲折。

有机会你可以采访朝阳警方的人,他到底怎么立的案,总之,不是很容易的事情。

在境外出差是很正常的事

雷建平:这里存在一个问题,林总说您一直在海外,不敢回来?

史文勇:我现在是在海外出差,我在香港谈投资,我们去年把飞流秀色的业务分拆出来之后一直试图在香港上市。

中间林宇不断的发了很多乱七八糟的邮件给很多投资人,我们需要去澄清,去沟通,包括跟我们的交易伙伴要聊。我觉得我在境外出差是很正常的事。

我在声明里也说了我在正常履职的阶段,并不是像他说的潜逃,为什么逃啊?而且我很明确的跟他讲,到这一刻为止,朝阳警方根本没找过我。

如果像他说的我是第一嫌疑人,怎么可能?如果我是嫌疑人,他还这么公开的把信息到处传播,哪有这么做事情的?他费了半天劲才把案立起来的。

我觉得他就是拿这个事情来制造恐慌和吸引眼球,我只能得出这个结论了。

史文勇:林宇被绑架和我无关

雷建平:到底是谁把林总关了这么久?

史文勇:我不知道,这个得问他自己。我很明确地讲,第一,肯定和我没关系。

第二,他讲的这些细节到底是官方的还是非官方的,是他2014年发生的事还是2016年发生的事,不知道,没有任何可以证明的东西。我不知道他跟你讲的哪件事是跟我有关的。

雷建平:林总说他瘦了三分之一,遭遇到非人折磨,照片也流出出来,您怎么看?

史文勇:照片也好,他说自己很瘦也好,这些事情能证明什么?包括他之前这些照片和资料也发给公司过,也很难采信。

还有一个细节,4月份的时候,我们曾经聘请过专门的刑事调查律师,和林宇自己的律师做过访谈,人家很明确地说这个事跟公司无关,说没有任何指控公司的意思。

隔了几个月他自己又跳出来说这个事跟公司有关,或者跟我有关,这个事你拦不住。

林宇是在恩将仇报

雷建平:你们本身是高中同学,又彼此相处了这么久,怎么会有这么大的信任的裂痕?

史文勇:这是个好问题。其实在内部很多人都知道,根本不是像林博说的那个版本,但实际的版本除了和前央视记者芮成钢有关外,还涉及到他的家庭原因。

包括他之所以把所有的股份都转给郭凌云,这些事你要去问他自己,为什么发生这样的事?

我只能很遗憾地说,他自己犯了很多的错误,不去接受这个安排,或者说他被别人惩罚了之后,他把所有的矛头指向我,这在我看来完全是恩将仇报的事。

你如果还有印象的话,2016年他出事的时候,我也接受过您当时代表腾讯科技的专访,我顶着那么大的压力扛着说他没事,包括其他人问我们,我们咬着牙说他是健康的原因。

你觉得那个时候是害他吗?那不是为了保护他吗?现在到这一点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他辞职的原因芮成钢事件只是一部分的原因,还有比芮成钢对他来讲更糟糕的事情。

如果当时不是我们帮助他,他就已经身败名裂了。我们扛了这么多雷,帮他解决了这么多问题后,他非但不感谢,反过来反咬一口,把所有的责任、脏水泼到我身上,我真的是很诧异。

如果谈到利益,很简单,网秦干了这么多年,我没动过IPO里一股的安排,没给自己发过一股。我作为一个创始人,到今天没卖过任何股份,也没有因为任何理由给自己增发过一股。

至于飞流、秀色这件事,第一,林博很清楚发生了什么,第二,他明明白白是在撒谎。首先飞流是网秦全资收购的,2012年的事。

最早我们计划可能要到海外分拆,所以当时搭了一个VIE结构,他是78%,我是22%,跟当时网秦的VIE结构是类似的。

公司在2015年决定要回归A股,和清华控股合作的时候,才决定要拆红筹,拆VIE结构。所以,当时是把林宇这78%的股份转回给网秦天下,不是我,不存在我夺他78股份这一说。

第二,他这78股份本来就是替网秦上市公司代持的,并不是林宇的个人权益。

他夫人郭凌云当时在公司任高管,是由他的夫人经办的,所有的事都是他夫人把东西签回来的,到今天他反咬一口不认了,你知道他签了多少次不认吗?一堆呢,这只是很小的一件事。

第三,我现在持有飞流也好、秀色的股份也好,因为我和同方基金有交易、有合作,同时,我作为同方基金的参与方,国内资本规则是要有人兜底,有人承诺业绩,有一堆事的。

同样的我们在境外搭结构,我是作为同方基金的代表,是替同方基金持有的79点几和秀色的65,这不是我个人的。

他这么了解资本市场,怎么可能信口雌黄的说是我拿走了公司那么大利益?简单来说,等于说我去融资,花了很高代价,把这个钱融来,作为对价付给网秦的,而不是揣我自己兜里了。

如果这个交易做不好,将来不能彻底资本化了,其实我是有巨大的财务负担的。并不像林宇讲的我把钱洗走了,哪来的钱啊?所以说明显的看看都知道他说的是不靠谱的事。

林宇是开了一个无效的董事会

雷建平:林总昨天已经带了一批人跑到公司里去,还开了一个董事会?

史文勇:这是我要跟你解释的第三点。

第一,他说的所谓董事会,包括他发的新闻,我们公司共有11个董事,他只通知了5个董事,到场的可能只有2个,他自己就把董事会给开了。公司整个是不知情的。

第二,他捅出这个所谓的公告,里面很多同事都是被任命的,不知道发生什么了,我们好几个管理层互相都傻眼了,你见过哪个公司这么开会的?

所以这个董事会肯定是个无效的而且是非法的董事会,而且他典型在误导公众,还把它作为一个公众信息发出来了,等于自己闲着没事在家开了一个会,就带着一帮人冲到公司来了。

我们毕竟是美国上市公司,如果是一个有效的董事会,我们任何结论肯定是要公告的。

就像我们的公告,第一个宣布调查结果,第二,有的董事调查了,第三,公司任命了一个联席董事长,本来是一个很大的利好的事,被他搅和了。

另外,林宇带着一帮人,据说有四五十个穿黑西服的所谓安保人员冲到公司,堵着门,不让正常的管理层进公司,你觉得这叫保护吗?

把一堆原来离职的员工拉回来,给董事,给副总,给各种title,没有一个人知道发生什么事了。我们今天的员工都提前回家了。您觉得这是一个合理的状态吗?

而且,跑到公司拉横幅,号称创始人回归。如果是正常的行为,有必要这么做吗?所以,最后我们报警了,经过警方几次的沟通之后,他才带着人走了。

网秦发不了年报最大原因是因林宇

雷建平:现在已经闹成这个样子,您和林总的关系也很难协调,怎么解决这个问题?

史文勇:第一,我们看来,林博现在讲的这些故事,或者是他做的这些事已经是不可理喻了,因为真的是太极端了,已经是严重的超出了底线。

第二,他讲的这些媒体的故事在我们眼里经不起推敲和辩驳,而且他有很多的事是我们为爱惜林博的个人名誉不愿意讲,不是说我们没版本,真相就摆在那,我和我的调查律师都讲过。

包括我们在调查过程中有些信息没有全部披露出来,有些可能涉及到他家里的事,个人隐私,都很善意地替他保护起来了,但是林博他自己不在乎。

包括你说他保护公司吗?网秦今天发不了年报最主要的原因和责任就在他,因为他不停地威胁公司,制造各种各样的指控,我们不得不去应对。

我们花了这么多的月,花了无数个月的律师费解决这个问题。要出公告,因为他太太在董事会上,他提前知道了,他就跑到公司来闹,发恶意的假新闻,开假董事会,带一堆安保人员来闹事,您觉得这是叫创始人回归吗?

做企业,我愿意踏踏实实做事,我们不愿意高调的在聚光灯下讲太多东西,因为我们的原则就是低调做事。

所以我印象很深刻,当时我接手网秦的时候真的是顶着巨大的压力。那时候林博又不见了,大家纷纷扬扬的传言,我是被迫才出来接受采访的。

真不巧的是4年以后又被迫再采访一把,而且在我看来这个局面比那个时候更荒唐。因为当时那时候是有很多的压力或者是很多的困难的,而现在这件事真的是狗血基因太多了。

而且如果你有兴趣,我将来可以找时间把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很细致的跟您讲,但是,即使到这一刻,我们都保持着最大的善意和克制,而不是像林宇讲的他好像是很超脱的样子。

我们真的是啼笑皆非,他居然能说这种话。我确实是在出差。

第二,他把几件毫无相干的事全搅到一块说。包括他去朝阳弄那个案子,费了很大的劲才立的案。你想正常有一个人报个案,报了半年才报上,还不赶紧好好查出来再说。

哪有一个人拿着立案通知书到处去炫耀的。既然这么明确的说马上能抓人了,为什么不把人抓完再说呢?你想过这个道理吗?把嫌疑人到处抖出来,难道不影响警方办案吗。

林宇不愿为自己做的事情买单

雷建平:我还是挺难以理解的,为什么林总对您的意见这么大?

史文勇:怎么说呢?第一,林宇不愿意为他自己过去做的事情买单和认账,最后把矛头指向一个当年帮了他最多的人。

即使到今天为止,我都在善意地保护林宇,我不愿意说他任何坏话,也不愿意说影响他的事,但是,他在不停的捅,他还老活在那个幻觉里,以为他自己是被害的。

就是阴谋论,或者是迫害妄想症,虚构了很多很多的事实,但是真正的问题他从来没有想着去解决,而且这件事跟公司没关系,那是他个人或者是家庭的问题。

雷建平:您有什么需要特别强调的吗?

史文勇:如果林宇还是这么疯狂的捅,我们也只能选择还原所谓真正的真相,把当年发生的都讲出来,其实我们不愿意把一些事情讲出来,他就发邮件,各种骚扰邮件和虚构各种事实。

比如说他前两天跟我的投资人说史文勇已经被国际刑警通缉了,后来我们投资人就疯了,你说什么呢,你懂不懂什么叫法务?

细节我们手里有,不是说我们不懂或者不知道该怎么做,只是大家不愿意把所谓的很多个人的关系全放在公开媒体上来讨论,我觉得这可能对很多人会有伤害。

林宇已没有超过50%的投票权

雷建平:林总说,他还拥有公司超过50%的投票权,可以任免公司董事会成员?

史文勇:他这个说法是错的。我们7月份引进了新投资人,发的是ClassB,我们在调查的时候特别明确的讲这个交易对我们来讲是合法的交易,经过公司律师和交易所确认过的。

现在网秦或者是凌动的第一大股东其实是新投资人,大概占40%几的投票权,RPL如果只看投票权的话应该在30%几,所以林宇讲他有54%这回事是不对的。

第二,即使在RPL内部,其实林宇没有了,因为现在RPL的股东是他的太太郭凌云,郭凌云持有52%,剩下的是由我和周旭一起,我们三个是一致行动人,不是单方面行动的。

您可以追溯到2011年我们IPO的招股书到每年的年报都写得很清楚,而且您细看我们三的股份是重复计算的,等于把RPL+上我们自己的期权,是这样算的。

实际上它本来是一个大家联合控制或者是一起来合作的模式,但是林现在对外单独说他就是大股东,他其实到今天为止,法律上跟凌动或者是网秦没有任何关系。

他不是股东,不是董事,也不是管理层,只是他不认,而且他当年离开的真实原因不是因为芮,而是他自己的问题,他现在也不认,他能创造性去解读一些东西,我们就没办法评价了。

林宇断章取义让我们很为难

雷建平:有个问题,员工很难办,因为你们两个都是创始人,都是领导,员工不知道听谁的?

史文勇:这是个问题,所以我说我们内部能做的工作也只能是按照公司的角度和立场,我们今天内部也发了告全体员工的信。

确实我有个很大的障碍,林宇可以没有任何顾忌的,真的假的拼凑各种所谓的事实或者是他自己的故事,可以讲得很生动,他也不需要经过事实的检验,但我们不可以这么做。

而我们还得去平衡要不要把人家家里的事或者是个人的事全拿出来说。

我可以很负责地告诉你,从林宇2015年1月份回来到2016年10月份,前前后后我跟他和他太太签了5、6份协议,就是为了妥善地解决他俩之间的关系,以及他跟公司之间的关系。

当时我是作为一个被迫方,现在我合伙人变了,从他变成他太太了,在这个过程中,我当然很清楚一个十年的伙伴要换另外一个陌生人,有很多事要做。

我们配合他们两口子做了很多的事情,这个时候人家说翻全翻了,不光是他不认,他太太也不认,当然也可能是他太太迫于他的压力不认的。

这些事情我们手里都有,协议都在,因为不是上市公司需要披露的东西,所以我们也没有想过把这个东西拿出来,毕竟是私下的约定,但显然现在林宇什么都不顾忌,什么都敢往外捅。

他愿意断章取义地往外捅很多东西,我们真的是很为难。


via:雷帝触网


声明:游资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信息之目的,绝不意味着游资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稿件投递|广告合作|关于本站|GameRes游资网 ( 闽ICP备05005107-1 )

GMT+8, 2018-10-22 03:33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