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Res游资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5128|回复: 0

被判赔520万,河洛工作室会夭折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3-25 10:51: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河洛工作室试图寻回昔日荣光,但时代似乎不再打算给他们机会了。

50.jpg

据民事判决书显示,台湾「智慧财产法院」3月12日判决河洛游戏公司因旗下游戏《侠客风云传》侵害智冠科技著作权相关财产权,须向后者赔偿新台币2400万元(约合人民币522万元),且不得继续公开发行《侠客风云传》,并于报刊头版公示判决结果。

51.jpg
《河洛群侠传》「寒酸」的画面

这次判决对于身处困窘的河洛游戏而言可谓屋漏偏逢连夜雨。尽管重新组建以后复刻经典《武林群侠传》制作的《侠客风云传》还算是获得了大致好评,但随后推出的两款游戏《侠客风云传:前传》与《河洛群侠传》均未能让玩家满意,其中于去年发行的《河洛群侠传》更是因为糟糕的优化、层出不穷的bug、严重落后于时代的3D化尝试与失败的地图设计等诸多问题招致口诛笔伐,目前Steam好评率仅为62%「褒贬不一」的水平——这还是有着「国产光环」加成的结果。

本身游戏制作相对失败已经为新河洛工作室的前途蒙上一层阴影,而败诉更是将他们向悬崖边缘推了一把。

52.jpg
案件的判决书

智冠为何要起诉河洛游戏?他们之间又是什么关系?很多人可能对这次事件不明就里。这并不奇怪,河洛工作室还是诞生于20多年前中国PC游戏第一个黄金时代的名词,早已远离了人们的记忆,要捋清他们的关系,还得从那个「远古时代」说起。

智冠科技与河洛三部曲

1983年是台湾游戏的元年,彼时宏碁电脑将其媒体事业部拆分,成立了「第三波文化事业有限公司」,这是华语地区第一家游戏公司。同年7月,亚洲唱片公司的老板王俊博也瞄上了游戏行业,在高雄成立了故事主角之一的智冠科技有限公司。凭借与SSI、动视、EA、Maxis等著名游戏公司先后谈下经销合同的优势,智冠科技在短短几年内崛起成为亚洲地区最大的游戏发行商,同时也将自研原创游戏搬上排期表。

1991年,人称「小虾米」、日后成为河洛工作室制作人的徐昌隆入职智冠科技。不过一开始他负责的并非游戏开发,而是智冠旗下一本游戏杂志的编辑工作。一年后,机缘巧合之下,正在办公室看巴塞罗那奥运会比赛的徐昌隆被来访的游戏开发部门老大招揽至旗下开发游戏,并于次年完成了一款名为《中华职棒》的体育类游戏,正式踏上游戏制作人之路。

在《中华职棒》发售之前,智冠旗下其他游戏制作组已经推出了《三国演义》《笑傲江湖》两款游戏,奠定了智冠游戏围绕历史与武侠主题的开发基调。借此东风,由徐昌隆领导的河洛工作室于1993年在智冠内部成立,并在1996年推出了「河洛三部曲」的第一部:《金庸群侠传》。在当时劣质游戏横行的市场中,《金庸群侠传》凭着金庸武侠的高接受度和出色的游戏设计迅速打响名头,取得了不错的收益。

53.jpg

随着《金庸群侠传》一炮而红,工作室马上投入到其续作的开发工作,然后在2001年8月推出了大受好评的《武林群侠传》。在此期间,徐昌隆还注册了名为「东方演算」的公司,作为河洛工作室的公司实体经营——和小道消息所说的「徐昌隆离开智冠后成立东方演算」不同,事实上东方演算成立时间甚至早于《武林群侠传》的发售。

此后风云突变,单机游戏市场的崩盘来得急遽而迅猛。类似于那些没能赶上移动互联网时代而迅速消亡的老牌门户网站,台湾游戏产业也没能抓住世纪之交网游市场迅速膨胀的机遇,反倒是沉醉于闭门造车或是花巨资引进日本的色情游戏,以致在被网游时代被打得措手不及。

2003年,台湾游戏市场萎缩至不足2000年的1/3。回忆起当时的情景,《仙剑奇侠传》系列的制作人姚壮宪说:「人才、市场、资金、玩家的关注,到了2003年,仿佛一下子就消失了。」

在外部环境迅速恶化的情况下,河洛工作室不得已用一年时间匆匆开发完成了《三国群侠传》,在结束「河洛三部曲」的同时也宣告了自身历史使命的终结。后面的几年,河洛工作室没有再推出过新游戏,2005年6月徐昌隆正式离开智冠科技,紧接着东方演算也在次年宣布解散。

尽管如此,河洛三部曲的版权仍留在智冠科技手中——毕竟智冠在游戏开发期间承担了工作室的全部支出——而这也为日后的版权之争埋下了伏笔。

54.jpg
如今的智冠是官网上挂着一堆浮动小广告的代理商

单机时代结束后,智冠科技着力于扩张代理业务,先后接下了《魔兽世界》《星际争霸》《暗黑破坏神》《守望先锋》《文明Online》《古剑奇谭2》等游戏在台湾地区的代理发行权,此外还与Google广告、LINE、Facebook等公司建立合作营销关系,甚至还涉足于电子支付业务。至于原创游戏开发,似乎已成了一个远古的幻梦,能称得上「原创」的,也只有几个不温不火的手游。

河洛工作室的重生

转眼便是十几年后。某年春节,远离游戏开发一线的徐昌隆在家中偶然想起《武林群侠传》,便试着Google搜索了一下关键词,却意外地发现这款在台湾几乎已经被彻底遗忘的游戏在百度贴吧居然还有着一定热度,制作游戏的梦想顿时重燃。适逢碰上了志同道合的投资人支持他的决定,因此在2014年3月17日,徐昌隆注册了河洛游戏有限公司。3月31日,「复活」的河洛工作室在社交媒体正式宣布重组完成,并会使用现代技术,以《新武林群侠传》的名称重制当年的《武林群侠传》。

事情似乎顺风顺水——除了游戏名称问题。因为《新武林群侠传》在河洛重组以前就被智冠授权给了其他公司,因此河洛的《新武林群侠传》最终改名《侠客风云传》发售。当然在我看来,这倒顺耳了不少。

而在游戏还在开发的当儿,徐昌隆便已找到老东家智冠科技签署了代理经销合同以及《武林群侠传》音乐授权合同,作为当地最大游戏代理经销商的智冠痛快地答应了下来。

当然,没人知道这段时间内智冠是对《侠客风云传》没有版权的事实了然于胸却故意钓鱼执法,还是真如在法庭上所述「每年代理数万款游戏,不可能详细检查对方的游戏内容」。而且,智冠还在音乐授权合同中加入了一条规定河洛工作室不允许将音乐用于任何声称与《金庸群侠传》或《武林群侠传》相关项目的限制条款,至于新组建的河洛工作室有没有注意到这条款也是不得而知。

55.jpg

总之,《侠客风云传》就那么不疾不徐地开发着。游戏最终在2015年10月正式发售,随后获得多数好评的故事大家也都知道了。

56.jpg

然后,2016年初,一封律师函被寄送到河洛工作室,信中智冠科技指责河洛对《武林群侠传》的复刻侵犯了智冠的版权。2017年6月,河洛游戏被智冠告上法院。一年多的诉讼流程过后,法院宣判河洛游戏须向智冠科技赔偿2400万新台币。

河洛游戏还会不会有明天?也许只有他们和时间知道答案。

法务问题:高悬在新工作室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再去追究河洛工作室是否被智冠科技摆了一道没有意义,就事实而言,《侠客风云传》确实是不折不扣的侵权。在尚未得到版权方授权前提下重制对方游戏的行为,无论用什么理由辩解都显得苍白无力,毕竟这是知识产权中最基础的概念。

无版权开发无异于让自己成为待宰的羔羊,如此明显的问题任何法务团队都理应能注意到。河洛游戏这样一意孤行地跳进智冠挖好的坑里,唯一合理的解释便是他们从来就没有关心过法务问题。

这种现象在小型游戏工作室里并不鲜见,因为充满热情的开发者往往是「为爱发电」,单凭一腔热血便投入到游戏行业,却很少关心未来可能遇到的种种矛盾冲突。这些开发之初由「朋友」或「熟人」构成的团队很多靠着人情而非合同维系,若游戏取得成功,随即而来的利益分配问题极易摧毁掉这支团队。

57.jpg

去年年中,一款国产游戏《WILL:美好世界》制作团队便爆发出激烈内讧,主程序指责主创没有给付报酬,主创则反驳称主程序上班划水、破坏工作,双方各执一词,上演了一场现实版的罗生门。不论谁是谁非,从他们「前一天说给钱,第二天又变脸不给」这样的描述可以得知他们事先对于利益分配根本没有达成过协议,只靠「酌情」分配,最后矛盾的爆发以及工作室的解散也就在情理之中。

直觉式的观念可能会认为事先谈判会引来争执,不利于团队建设;但托马斯·索维尔在《知识分子与社会》中指出,交易条件的磋商实际上是双方在为未来可能出现的冲突调和,解决了前行路上的隐患后,双方更有可能通力合作,创作出更好的产品。

尽管河洛游戏的案件只是个例,况且根据规定在4月1日前还有机会提起上诉,未必会导致工作室的灭顶之灾。但它反映了小型游戏工作室内部普遍淡薄的法律意识,而这就像一颗定时炸弹,随时可能酿成恶果。

来源:游戏新知
地址:https://mp.weixin.qq.com/s/J5iMUAKO-3q_0I47_HGElg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作品发布|文章投稿|广告合作|关于本站|GameRes游资网 ( 闽ICP备05005107-1 )

GMT+8, 2019-6-25 13:23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