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Res游资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7674|回复: 0

怎样才能做酿酒游戏设计师?真的酿酒,也真的在酒窖里长大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6-9 13:19: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勇气和愚蠢往往只有一线之隔。”

打开《100天:酿酒模拟器》(Hundred Days - Winemaking Simulator)后不久,甚至在主菜单出现之前,你就能读到这句话。这是一款将酿酒作为题材,融合了卡牌、模拟经营和益智解谜玩法的休闲游戏,玩家需要努力让意大利的一所废弃酒庄重现往日辉煌。但这与哲学有什么关系?这个游戏背后有什么样的故事?

伊夫·霍勒(Yves Hohler)是这款游戏的首席设计师,5岁前一直住在瑞士。他的父母过着与众不同的生活,经常在瑞士和法国之间搬家,还会带着霍勒和他的3个兄弟姐妹到农场采摘香草。有没有吃过可口的利口乐糖果?霍勒的父母会为那些糖果挑选香草,以及采摘草莓制作酸奶。他们之所以从事这份工作,是因为喜欢这种生活方式。

“我父母是地球上最后的嬉皮士。”霍勒说,“想让我们在土地上而非城市里成长。”

1.jpg
从土地里走来的设计师

命运也许正在倾听。

有一次,在从瑞士搬回法国后不久,霍勒的父母偶然看到一条卖房信息。房子在意大利,他俩决定立即动身。“去意大利看过房子后就买了下来,他俩根本不会说意大利语,对酿酒也一无所知。那间废弃的房子没有暖气,当时是冬天,屋外积雪几乎半米高......”

霍勒的父母带着4个孩子搬进一间寒冷的房子里,其中年龄最小的一对双胞胎才6个月大。屋子的地下室漏水,但他们钱都用来买房了,一时无法修理,这究竟应该算勇敢还是愚蠢?“对我来说,那就像一次冒险。”霍勒带着一点愉快的语调回忆说,“不过,我妈妈哭了。”

作为《100天》的首席设计师,从某种意义上讲,游戏反映了他的人生。《100天》并非叙事游戏,没有重现霍勒的人生往事,却能让玩家体会到一种取材于现实的真实感。

2.jpg
游戏中的很多音效取材于现实的户外环境

移居意大利后,霍勒的父母着手开创新事业。虽然这对夫妇对酿酒缺乏了解,但他们知道怎样种植水果(尤其是苹果),于是就将所学运用于葡萄种植,并收获了良好效果。经过几年奋斗,霍勒的父母凭借他们酿制的巴贝拉红葡萄酒赢得了酒评家的认可。

一切都进行得很顺利。酿酒厂于1990年开业,1995年就打响了名气,随后10年间的生意都不错。“不幸的是,我妈妈在2007年去世了。”

霍勒一直在学习酿酒知识,随着年龄渐长,他也开始参与其中。“我从小就得干苦力活!”然而奇怪的是,霍勒从来没有和家人一起喝过酒。“我从来不和父母一起喝酒。”他耸了耸肩说,“这件事......我也说不清原因。”

但霍勒会在大学喝酒,也不得不那么做。他在皮埃蒙特大区美丽的历史小镇阿尔巴学习葡萄栽培和生物气候学,目的是接父母的班。“我在地窖里长大,这是我的人生道路,也是我的激情所在。”

3.jpg
意大利马纳罗拉小镇的一处葡萄园

母亲的去世让父亲在精神上遭受打击,霍勒不得不提前实行自己的计划。“我接管了酒庄,并努力让家人们待在一起。”然而两年后,霍勒与父亲的关系变得紧张,在一次激烈冲突之后,他离开了家。

霍勒在朋友家的沙发上睡了6个月,人生迎来了转折点。“我发现我对两件事情特别有激情,那就是酿酒和游戏。”他开始利用那段时间学习编程和制作游戏。没过多久,霍勒在都灵找到了工作,与几位同伴创办了独立工作室Broken Arms Games。

这家成立于2011年的工作室其实没有打算过制作跟酿酒相关的游戏,一开始,他们制作的是摩托车竞速和卡牌手游,还有面向主机和PC平台的双摇杆射击游戏.......直到后来,业内同行友好地提醒霍勒,“想想你的背景”,他才萌生了制作《100天》的想法。

4.jpg
《100天》多彩明媚的画面让人放松

在社交媒体平台上,酿酒是人们热议的流行话题之一。霍勒说,Netflix纪录片《大厨的餐桌》(Chef's Table)等深度烹饪节目的兴起,推动酒文化变得越来越受欢迎。“过去五六年,人们对美食的好奇心呈现出爆炸式增长。”

有人说只有了解酿酒工艺的人才能辨别葡萄酒的好坏,但霍勒不赞同这种旧观念。这也是他决定制作一款酿酒题材游戏的原因之一:他想温和地让玩家了解关于酿酒的更多知识。

霍勒分享了一种闻酒技巧:用嗅觉更灵敏的鼻孔,专心闻葡萄酒的气味。“如果你这样做,就能真正闻到葡萄酒的味道。这也能让人弄明白自己究竟喜欢哪种酒。通常来讲,菜鸟们的第一个问题就是想了解自己喜欢的酒究竟是不是好酒。但这种想法本身就有问题......只要你喜欢某种酒,那么它就是好酒,因为人们对酒的评价是主观的。”

这种理念在游戏中也得到了体现。《100天》中提供了关于酿酒的大量知识,但它们都被分解成易于玩家理解的细小部分。游戏的主要玩法之一是卡牌,每张卡代表一种酿酒流程,玩家可以随意鼓捣,而不必循规蹈矩。

5.jpg
霍勒的开发环境肯定也少不了葡萄酒为伴

“酿酒不难,酿造好酒却不容易。”

霍勒的父亲曾经告诉他,酿造好酒就像制作果酱,挑选葡萄非常重要。开发《100天》期间,霍勒想念酿酒这门技艺,于是开始重操旧业:在一位朋友的酒庄里,他用罐子制作巴贝拉红葡萄酒,但只够他酿制2000瓶酒,“太少了”。酿酒成了霍勒的一份业余爱好——他只负责买葡萄,没有时间去监督所有流程。

这款游戏5月份已经在Steam上发售。霍勒的父亲知道他正在制作一款酿酒题材的游戏,并为此感到自豪。霍勒说,他希望买下父亲的酒庄,回到自己葡萄酒冒险之旅的起点。如果《100天》卖得不错,他也许会这么做。

又或者,霍勒也许能直接继承父亲的事业,父子俩也许会再次一起酿酒。他俩谁更擅长酿酒?“噢,当然是我爸。”霍勒毫不犹豫地答道,“但总有一天我会赢过他的。”

文/等等
来源:触乐
原文:http://www.chuapp.com/article/287930.html本文编译自:eurogamer.net
原文标题:《Courage and stupidity: The real-life story behind winemaking game Hundred Days》
原作者:Robert Purchese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作品发布|文章投稿|广告合作|关于本站|GameRes游资网 ( 闽公网安备 35020302034348号闽ICP备05005107-1 )

GMT+8, 2021-7-29 10:18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