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开发技术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243|回复: 0

老瞿中国游戏发展亲历记(32)

[复制链接]

4万

主题

4万

帖子

7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73800
发表于 2022-6-17 15:04: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中国游戏发展亲历记(以史为鉴,展望未来)

相关阅读:

老瞿中国游戏发展亲历记(01)
老瞿中国游戏发展亲历记(02)
老瞿中国游戏发展亲历记(03)
老瞿中国游戏发展亲历记(04)
老瞿中国游戏发展亲历记(05)
老瞿中国游戏发展亲历记(06)
老瞿中国游戏发展亲历记(07)
老瞿中国游戏发展亲历记(08)
老瞿中国游戏发展亲历记(09)
老瞿中国游戏发展亲历记(10)
老瞿中国游戏发展亲历记(11)
老瞿中国游戏发展亲历记(12)
老瞿中国游戏发展亲历记(13)
老瞿中国游戏发展亲历记(14)
老瞿中国游戏发展亲历记(15)
老瞿中国游戏发展亲历记(16)
老瞿中国游戏发展亲历记(17)
老瞿中国游戏发展亲历记(18)
老瞿中国游戏发展亲历记(19)
老瞿中国游戏发展亲历记(20)
老瞿中国游戏发展亲历记(21)
老瞿中国游戏发展亲历记(22)
老瞿中国游戏发展亲历记(23)
老瞿中国游戏发展亲历记(24)
老瞿中国游戏发展亲历记(25)
老瞿中国游戏发展亲历记(26)
老瞿中国游戏发展亲历记(27)
老瞿中国游戏发展亲历记(28)
老瞿中国游戏发展亲历记(29)
老瞿中国游戏发展亲历记(30)
老瞿中国游戏发展亲历记(31)

乱世沉浮(11)篇外篇

关于九州

每次提起九州,都有朋友希望我讲点九州,我就讲讲自己经历的。

正式去九州的那一天是4月1日,和我一起到现场是一位长腿短发快毕业的同济大学工科女生张同学。今天她来做实习编辑。编辑部给她起了笔名的可可欠。可可欠说:“4月1日也是我的生日,却通知我入职,不知道是生日的礼物还是炸弹。”她不知道主编阿豚的生日也是4月1日,和樱木花道一样。

可可欠的第一份工作是给玩家回信,回信完了怯生生问阿豚:“还有什么活给我干的吗?”阿豚想了想说:“你玩会游戏吧!”。可可欠离开九州后结婚,前年怀孕的时候写网文,成为晋江太太。

大角想买台笔记本,问我:“什么笔记本玩游戏好呢?”我说外星人贵,但比较酷。大角就买了一台,参加笔会活动时亮着外星人logo很是得意。但也说:“老瞿也不靠谱,这笔记本打游戏也很一般啊!”过了几个月后,他发微博说:“靠,老子一直用的是集显啊!”(那时的技术,集显和独显需要手动切换)

微信图片_20220617145907.JPG
外星人这个logo起码值2000

在九州编辑部办公室的时候,有一天大角进来,正要和大家打招呼,恰好指着角落里两摞子书说:“这100本快点签名,快递一会来取”。大角叹一口气,蹲下来签名。过了一会,阿豚拎进来一捆书说:“这一批书,也要签名。”然后所有编辑快乐的八卦和聊天,只有老板默默的一笔一划的工作。

据原资深编辑苏冰(酥饼)回忆,九州中途分裂的时候,她去了一家媒体公司,偶然讲起原九州编辑部的诸多故事。老板说:“你们老板感觉没有文化。”苏冰回答:“我们老板除了文化什么都没有……”

微信图片_20220617145915.jpg
说好了写小瞿的,提笔又忘了

九州的长腿美女特别多,如美术编辑微微,可可欠,角嫂,马克的助理Qu艳,页游的郑美女(曾是著名的豹纹Coser),夏天竞相穿了热裤,似乎有比拼之势。为人最嚣张的是角嫂。有次我站在九州公司的大门口,一辆越野车疾驰过来,速度快的像一起政治谋杀,吓得我连忙退后一步,车急停在我面前,驾驶座探出角嫂的头和一只手:“大角忘记带手机了,给他!”说罢扔给我一个老式手机,我还没有来得及反应,一片烟尘中,车轰隆隆开走了。

九州公司装修的时候,外面噪音和粉尘。我们和编辑部躲在一间小办公室里,他们要继续出杂志,必须坐在一起。有一天,大角的老婆来了,一边看着编辑工作,一边和他们闲聊,什么高级红酒自助餐,雪白衬衣天天熨。我心有旁骛听着听着,突然忍不住问:“莫非你们说的是江南?”

“是啊,你以为是谁?”

“他怎么是这样一个人?”

很长一段时间,“他怎么是这样一个人”成了编辑们提起我的口头语。

几个业内的朋友,听说我做九州后,挺关心,如在4399做凡人修仙传的杨韬。有次他想做九州的网页游戏,通过我搭线,借知音漫客的主编“横刀”联系到江南,也算我帮江南介绍过生意。当江南知道我在南九州工作后,直接把我微博拉黑。

所以我觉得“他可能就是那样一个人。”

微信图片_20220617145916.JPG
此间的少年:令狐冲,乔峰,黄蓉,郭靖,杨康

江南当成名作《此间的少年》,创作的时候主角们还在打电脑版的侍魂,到了北大2011年拍电影时已经是组团Dota。电影里面还藏了个梗,黄蓉问郭靖要不要玩《战九州》(战九州是南九州的桌游)。当年江南出版《此间的少年》时,有人问他:要金庸来告侵权怎么办?

江南说要是告了,说不定就出名成功了。

十六年之后,还真的被告了,算是求锤得锤吧。

微信图片_20220617145917.JPG
一审判决两个月后,金庸溘然长逝

《战九州》是一款桌游,前后卖掉几千套,里面还有个天驱戒指,算是九州粉必备。Mark招了个小团队,把游戏移植成页游,七个人的小组忙了两个月,公司内部能跑着测试了。有一天老板问页游收入预期怎么样,我说最多100万,保底能有50万一个月就可以了,养活团队了。

老板不满,一个该网站管游戏门户的直接质问:人家一个页游都能几千万流水,你们怎么才100万?

我解释,一个小众的桌游改成页游,用户面不大,也不会大推,保本就算成功。

那个负责人又举出《三国杀》页游说:“为什么不做成这样的?”

要是改案子,改出上千万流水的预期来,改改案子就能改出流水来多好。当然这游戏是做不出来的。

微信图片_20220617145918.JPG
战九州桌游里面送一枚天驱指环

顺便提一下,那时候各种游戏掮客很多,有人上门说用他的程序一跑,魔兽世界就可以变成页游,你信不信不重要,有的老板信了。

我们入驻该集团北蔡的办公室的时候,原公司已经搬走了。原公司两个年轻的妹子拒绝搬过去,也拒绝离职(可能是补偿没有谈拢)。原公司要求她们不离职就在原地办公,每天对着原公司(现在我们公司)门口的时钟和logo拍照打卡,两个妹子就每天坚持着。我曾客气的对她们讲:“去找份新工作吧,死磕不值得。”

她们拒绝。几个月后,发现九州也要搬走了,不知道最后怎么办。

想起港片《天剑绝刀之独孤九剑》,下唐国被燕国所灭,李嘉欣饰演的下唐国公主意图复国,逃难中躲入深谷,结识了夏侯瑭。原来夏侯国是被下唐国所灭,这位夏侯公子苦练独孤九剑目的也是复国,只是要复的国早被人灭了。

写这个故事的意思是:

我们的生命太短暂,根本没有时间去报复。

微信图片_20220617145919.JPG
游戏版银翼杀手的某结局说:我们的生命太短暂,甚至没有时间去报复(强烈推荐westwood的杰作游戏)

一直觉得九州的作者们蛮清苦的,后来手游时代和影视公司上市热潮,IP价格暴涨,好几个作家都“莫名其妙”的实现财富自由了。所以说有的事,有的钱,该你的,总会赚到,虽然这些作品都悬挂着改变影视剧和游戏的名字,具体改出来似乎没有让读者太满意的。

微信图片_20220617145920.JPG

或许是因为读者的梦太美好吧。

08-09-10三年,连续接触了三个使用gamebryo引擎的游戏。购买引擎对方有技术支持服务,技术支持是一位郭先生。他过几个月会国内各地巡游一趟,为各个项目提供技术支持,他连续三年见到我,不一定认得出,我对他的说辞倒更熟悉。那时候国内做端游的公司团队太多了,尤其是新进的传统行业来投资的。

当年秦国派王翦攻打楚国,王翦带了大军出征。一路上不断给秦王发信息,今天要几亩良田,明天要修个水池,后天要点赏赐。用这种方法让秦王放心。这是带兵打仗,换到游戏研发和传统投资之间的关系,今天你要升级电脑,明天你要组织团建,后天你建议发阶段奖励,投资者能放心才怪。

这也是我说的,尽量不要接受传统行业的投资,即使他是F4。

Friends Family Fool or  Father(goodfather可以,Godfather不可以)

像我遇到的:

有位领导认为上班不该戴耳机……

吃午饭在电脑桌上吃有损公司形象……

见过某位行政一听到有人说话就跑来倾听……

有位管理,说任何事都要加一句:扣你工资

比如:

上班为什么接电话,不会调飞行吗,小心扣你工资

别拿手戳显示器,戳坏了扣你工资

打印为什么不小一号字,省张纸,不扣你工资吗

这些都是小事,真的到了关键大事情上,是无法沟通的。这也是传统行业做游戏几乎必败的原因。传统行业另外一个原因是不了解游戏制作行业,找不到合适人员(真的懂行的,会做事,执行的人才)。

游戏行业是不断进步的,我见过不少倚老卖老的老游戏人,开口谈传奇,闭口论魔兽,没事吹当年,脱离制作久矣。然后我听过不止一个老板神神秘秘的说:“我请来的那个人,是从《传奇》,《征途》,《梦幻西游》出来的!”

微信图片_20220617145921.jpg

伴随着后传奇时代的自主研发,大量的草台班子,鱼目混珠的团队比比皆是,各种虚构简历,虚假简历不堪入目。自封总监的遍地走,做过传奇的已经超过百人,而自称梦幻西游系统主策以及征途数值主策,核心开发人员的,以每个月两位数递增,各种PPT上畅谈马斯洛人性需求,中国网游发展趋势,动辄都是预估几十万在线,几亿元收入的。行业内看着都是笑而不语,只要别太过分。

中国游戏第一人。

中国网游第一人。

中国休闲游戏第一人。

中国游戏创意教父。

中国国战网游教父。

这些人,你都知道是谁吗?

微信图片_20220617145924.JPG

某一次,看到融资PPT的核心人员,一个在我手下做过半年,跟随过大半个项目,由运营转过来的策划,突然摇身一变,主持开发过两款游戏,还当过我的领导。(说实话当过我手下没什么光荣,当过我领导的还真是屈指可数),这能忍吗?

当年我把这件事放在群里,直接开骂:“制作人,还TMD首席,颇具浪漫主义气质啊”,业内有位大佬私信我:“别曝光了,我让他改改……”是啊,一般来说,大家都是看破不点破,必要时商业互吹的演技也是要有的。这种人和事累见不鲜,对熟悉行业的人来看是闹剧,行业外的投资做游戏遇到这样的团队就是悲剧了。

微信图片_20220617145925.jpg

关于游戏研发人才,做十个Demo比不过一个上线项目。很多看似履历风光的人员,可能只是在大作团队打了酱油,如果没有从立项到商业化的全盘经验,势必会逐个踩坑,轻则延期上线,重则项目白费。特别是有些善于画概念的,善于做各种试玩版的,问题最大。

B级别的人挑战S级别的任务,成为SB。

我还见过某些公司找一些C级别的人物,挑战3A级别的难度,还想做开放Open世界的游戏,只能评论3个字母CAO。做游戏就是用人,乱用人就是乱下注,怎么不输。

行业非常公正,平均能力为B的人,有几个A和一个S的带动,有可能做出一款B+的游戏,极限摸一摸A,其余的不要妄想,空想伤神,妄想伤人。

可架不住某些小公司的头目,大行业的投资做梦啊!

到了手游年代,还这样,和自残送死有什么区别。

关于运营

端游的衰亡很大程度来源于获客成本的提高,正如页游的崛起在于早期页游用户的价格非常便宜。

最早端游的光盘是要买的,后来是免费领的或下载的,等到了《永恒之塔》这类的大型游戏,只要你一个电话,就把安装光盘快递发给你。

有善待用户的,也有跟不上时代背道而驰的,盼星星盼月亮等来了《仙剑OL》,却要买CDKEY,进去还是卖道具,玩家骂声不绝,官方又紧急把游戏改成了免费模式,之前购买的CDKEY用户称为尊享用户,能这样践踏核心玩家的情怀也是一绝,运营商是著名的久游,当时还请了孙俪当公司形象代言人,

微信图片_20220617145927.jpg
当年的熹贵妃可以让“老头快蹬嬛”

早期国内代理韩游吃了太多的苦之后,慢慢也总结出了经验。

比如韩国人不给代码,就请韩国人技术人员出差,好酒好房间招待,用美女灌醉他,破解他的电脑,把硬盘拔出来解密。后来韩国人也聪明了,什么都不带,到代理商这里借一台电脑,只发问题,让韩国那边解决。

总之,随着自研的崛起,代理韩国游戏的生意日渐稀少:

要代理,至少要考虑如下的情况

比如:

先天性的技术问题(韩国游戏的防外挂能力先天差)

沟通反馈的速度和时效(向来是研发不急运营急)

内容更新和后续版本的开发。(不赚钱分成少就慢,赚钱多了可能会给下家)这生意真难做,还是自己研发运营好。

即使这样,还有不少头铁的不怕死的冲进来,或者接盘别的公司到期或倒闭的网游,进行二次开发和代理。

当前面韩游的代理商已经投钱砸过一批用户了,现在通过修改收费模式,再用情怀召回老用户,也是有些赚头的。好比到了手游年代,所有过去的单机游戏,所有过去的网络游戏,网页游戏,都可以做成手游吸引用户。

有人问起当年的端游是否流行,要鉴定一下值得不值得再开。

其实,只要看它是否有同名的手游。

没改成同名手游的端游一定是失败的,DNF例外。

一点题外话:

最近有游戏公司发的信,点名批评公司用人和项目管理的问题。

关于这件事,要分两面来看:

1-不同的位置看得不全面,公开信是没必要啊。

2-花那么多钱,没能出几个项目也确实有点那个啊。

其实游戏项目的研发绝对不是松散的,艺术化的,所有的自由创作都要被系统集成。游戏行业最大的成本是人力成本,延期和反复是最大的浪费。

对于公司,损失的是金钱

对于个人,损失的是时间  做游戏必须一鼓作气,连续定期的目标不能完成,就会再而衰,三而竭。

我见过许多失败的团队,就是每次三令五申的强调版本的重要性,到deadline再找理由推迟,最后变成:

团队知道计划的进度完不成。

领导也知道团队完不成计划的。

但是大家都装作能完成的样子,开大会,签字画押

加班,通宵,报表,一个个装作很忙的样子……

这能不失败吗?

做游戏,最怕自己欺骗自己,自己麻醉自己。

文/瞿炎长
来源:老瞿的游戏冷话
原文:https://mp.weixin.qq.com/s/h_Q3AvQCqa6zwyk8YRFbuw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作品发布|文章投稿|广告合作|关于本站|游戏开发技术论坛 ( 闽ICP备17032699号-3 )

GMT+8, 2022-6-28 04:46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